1. <u id="o6wyo"></u>

            <code id="o6wyo"><small id="o6wyo"><optgroup id="o6wyo"></optgroup></small></code>

            <code id="o6wyo"></code>
            <tr id="o6wyo"></tr>
              <label id="o6wyo"><video id="o6wyo"></video></label>
          1. <code id="o6wyo"></code>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霜色渐浓柿子红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11-24    作者:陈响平

            我的家乡深处大别山的家乡,柿园有许多。每到秋天,漫山遍野,那一树树果实,火红柿子,灯笼一样,高高挂起,累满枝头。正如陆游《秋获歌》所描写的“墙头累累柿子黄,人家秋获争登场。”每逢这个季节,大别山人的房前屋后,就会铺满柿子,呈现出丰收的色彩。那些经风沐阳的柿子,由青变黄、由圆变扁,随着季节的变幻,霜色渐浓,越发红润,柿肉的表面会渗透出一层层薄薄的霜糖。看着这至熟的柿子,山民们的心里,就多了些许平和,少了一份凉意,心中就会升起一片希望。如在柿树底下,就一杯秋茶,咬一口柿饼,那更是韵味悠长。

            历代文人墨客,对柿子情有独钟,且都有诗歌吟咏。刘禹锡在《咏红柿子》中描写道“晓连星影出,晚带日光悬。本因遗采掇,翻自保天年。”南北朝以来,唐、宋、元、明、清各朝代的大诗人,如白居易、李益、杜牧、李商隐、陆游、韩愈、欧阳修、苏轼等大诗词家,有许多美丽的诗篇留下。

            柿子,别称米果、猴枣、红嘟嘟、朱果、红柿等,是柿科植物浆果类水果。它的果实形状如球形、有扁圆、近似锥形或方形等。《本草纲目》载:朱柿长在华山,像红柿但更圆更小,皮薄可爱,味更甜。椑柿色青,可以生吃。柿子收藏,自行变红称之烘柿;柿子晾晒成饼叫白柿;柿子用火熏干称为乌柿;柿子用水泡储藏叫醂柿。据《百度百科》介绍,柿子具有清热生津、涩肠止痢、健脾益胃的药用价值。适合于一般人群,尤其适合高血压患者、甲状腺疾病患者,以及长期饮酒者。

            童年,进入秋天,柿子由青变红,由涩渐甜,诱惑就来。这种诱惑,历经烂漫春天、炽热夏日,霜色秋季。我们往往等不及柿子熟到甜润的时刻,就在秋日纷繁的颜色中,寻觅着那棵好看的“桔红”。这种色彩,不只是我的最爱,更是我童年伙伴争抢的对象。柿子不似苹果,也不像梨子,果熟期为9至11月,只有秋天,方可能吃。上市晚,罢市早,尤显珍贵。

            摘柿,是童年秋季的最大乐趣。柿尚未熟,便急不可耐。与其说摘,不如说“偷”更为准确。我家附近的柿子青涩之时,我们就开始惦记。趁细婆不注意,先找来一根长长的竹杆,钻进竹林,对着离地面最近的柿树枝丫,一阵乱敲,那青青的果子就掉落下来。顾不了那么多,用手捡起掉在地上的柿子,在衣服上擦一擦,就往嘴里塞。咬在嘴里,涩在牙间,一个个皱眉裂嘴,最后不得不将未啃完的柿子扔进地里、田里,以免被人发现。

            又过些时日,青柿半青半红,估摸半熟,觉得可食。经过前期的敲打,低树枝的柿子已经没有了,我们瞧准高树枝上的柿子。三人一行、五人一伙,搭起“人梯”,像群猴子一样,攀树吊枝。左手紧握树枝,右手够着柿子。那时胆子够大,也不怕枝断人落。站在树下的小伙伴,仰头伸颈,盼着枝断柿落。站在树上摘柿的伙伴,则东张本望,一边观察是否有大人经过,一边用手够着那柿树果子。不一会儿,整个柿树上的果子,掉落大半,铺了一地。在地上的小伙伴,弯腰捡拾,塞满了身上口袋。

            北方的柿子,如同苹果,脆而又甜。而地处鄂东大别山的柿子,从树上摘下后,并不宜立即食用。我们将“偷”摘的柿子,用稻谷糠壳或松树叶子悟了一层又一层。往往还没隔半天,便心急如焚,扒出来捏一捏。这个摸一摸,那个看一看,“专找软柿子捏”。 我想,这大概就是这句俗语的传说。过了一周,再扒开糠壳或松叶,那青涩而硬梆的柿子,颜色已经变黄、果肉也变得柔软。吃在嘴里,软糯香甜,嚼味厚道;咬上一口,丝绵润滑,直抵心间。那份美意,令人回味无穷。

            随着年岁增长,才慢慢知道,柿子品种不同,颜色也稍有异,由浅桔黄到深桔红;其大小重量也不一定,小约2厘米,大到10厘米,重量从100克到350克。它的出生地就在咱中国,有千余年历史。主要分布中国、日本、韩国和巴西等地。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载,柿有七绝:“一多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蠹,五霜叶可玩,六嘉实,七落叶肥滑,可以临书”。

            柿子要吃熟透的。化到八九分时的柿子,柿肉由软变稀,基本已经熟透,甜份才更充分。其果皮鲜亮,颜色桔红,那薄薄的一层果皮,包裹着桔红色的果肉,饱满、自然、盈实,透着一种喜气,是山乡特有的秋韵。那丰厚的果肉,把果皮撑得饱满,通透明亮,轻轻一碰,剥开柿皮,果肉裂开,用嘴嗫吸,果瓤里满满的水汁,奔涌而出,哗啦啦地流进嘴里,比蜜还甜,令人垂涎欲滴。

            吃柿子是人生一大享受,不过它较为清寒,不可空腹吃,也不可和海鲜一起吃,容易伤肠胃。所以,人们还发明了很多柿子的做法,有柿子卷、柿子酱、柿子果冻、柿子奶酪球、豆沙柿子饼、冻柿子、姜汁柿子饼等等,不一而足。小时候,在外工作的父亲,时常会从大别山麓的罗田三里畈带一些甜柿子回家供我们食用。有的大柿子还未熟透,父亲会找来芝麻杆,插入柿子里,放入稻谷堆。过了三五天,这些柿子就被催熟。用手稍稍用力,把皮揭开,丝滑流油的柿肉,就流进了我们的嘴里,甜滋滋、滑润润,那份美意,用文字难以表述。

            柿子成熟,柿叶经霜而败落,枝头只剩一个个红红的柿子。每到此时,喜鹊、麻鹊便会站在柿树枝上,用它那尖尖的嘴角,盯破软软的柿皮,吸吮着那甜甜的果汁,饱尝一顿,飞翔离去。

            据说,老北京人喜欢耐着性子,把柿子放在阴凉处晾晒,待到大冬天时,吃上一口冻柿,叫喝喽儿蜜。想吃时,他们会用凉水化开,叫做“消柿”,意思是说,若有什么烦心事,也会烟消云散。

            柿子为什么那么红?又为什么那么甜?那是因为有了寒霜的浸润,经过了风雨的洗礼,才有了柿子那样的本色与味道。人生如柿,柿如人生。“柿”要经风历雨才能成熟,且越成熟就越甜;人要经风历霜,经世历事,才越发成熟,才能养得出一身好心性。又因“柿”字与“事”字同音,人们常用“柿”组词,“柿柿”如意。还用“柿”与其他花纹组合,化变成各种各样的吉祥语。两个柿子与“如意”纹组合,意含“事事如意”;柿子与百合、灵芝相伴,合称“百事如意”;柿子与橘子组合,表示“万事大吉”;柿子与栗子组合,表示“利市”等等。

            柿红,是一种希望!柿圆,是一种和谐!火红的柿子,预示着吉祥如意。那红红火火,团团圆圆,意蕴深远。愿所有的人们“柿柿”如意,圆圆满满!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armaci.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霜色渐浓柿子红

            2019-11-24 00-00-00

            我的家乡深处大别山的家乡,柿园有许多。每到秋天,漫山遍野,那一树树果实,火红柿子,灯笼一样,高高挂起,累满枝头。正如陆游《秋获歌》所描写的“墙头累累柿子黄,人家秋获争登场。”每逢这个季节,大别山人的房前屋后,就会铺满柿子,呈现出丰收的色彩。那些经风沐阳的柿子,由青变黄、由圆变扁,随着季节的变幻,霜色渐浓,越发红润,柿肉的表面会渗透出一层层薄薄的霜糖。看着这至熟的柿子,山民们的心里,就多了些许平和,少了一份凉意,心中就会升起一片希望。如在柿树底下,就一杯秋茶,咬一口柿饼,那更是韵味悠长。

            历代文人墨客,对柿子情有独钟,且都有诗歌吟咏。刘禹锡在《咏红柿子》中描写道“晓连星影出,晚带日光悬。本因遗采掇,翻自保天年。”南北朝以来,唐、宋、元、明、清各朝代的大诗人,如白居易、李益、杜牧、李商隐、陆游、韩愈、欧阳修、苏轼等大诗词家,有许多美丽的诗篇留下。

            柿子,别称米果、猴枣、红嘟嘟、朱果、红柿等,是柿科植物浆果类水果。它的果实形状如球形、有扁圆、近似锥形或方形等。《本草纲目》载:朱柿长在华山,像红柿但更圆更小,皮薄可爱,味更甜。椑柿色青,可以生吃。柿子收藏,自行变红称之烘柿;柿子晾晒成饼叫白柿;柿子用火熏干称为乌柿;柿子用水泡储藏叫醂柿。据《百度百科》介绍,柿子具有清热生津、涩肠止痢、健脾益胃的药用价值。适合于一般人群,尤其适合高血压患者、甲状腺疾病患者,以及长期饮酒者。

            童年,进入秋天,柿子由青变红,由涩渐甜,诱惑就来。这种诱惑,历经烂漫春天、炽热夏日,霜色秋季。我们往往等不及柿子熟到甜润的时刻,就在秋日纷繁的颜色中,寻觅着那棵好看的“桔红”。这种色彩,不只是我的最爱,更是我童年伙伴争抢的对象。柿子不似苹果,也不像梨子,果熟期为9至11月,只有秋天,方可能吃。上市晚,罢市早,尤显珍贵。

            摘柿,是童年秋季的最大乐趣。柿尚未熟,便急不可耐。与其说摘,不如说“偷”更为准确。我家附近的柿子青涩之时,我们就开始惦记。趁细婆不注意,先找来一根长长的竹杆,钻进竹林,对着离地面最近的柿树枝丫,一阵乱敲,那青青的果子就掉落下来。顾不了那么多,用手捡起掉在地上的柿子,在衣服上擦一擦,就往嘴里塞。咬在嘴里,涩在牙间,一个个皱眉裂嘴,最后不得不将未啃完的柿子扔进地里、田里,以免被人发现。

            又过些时日,青柿半青半红,估摸半熟,觉得可食。经过前期的敲打,低树枝的柿子已经没有了,我们瞧准高树枝上的柿子。三人一行、五人一伙,搭起“人梯”,像群猴子一样,攀树吊枝。左手紧握树枝,右手够着柿子。那时胆子够大,也不怕枝断人落。站在树下的小伙伴,仰头伸颈,盼着枝断柿落。站在树上摘柿的伙伴,则东张本望,一边观察是否有大人经过,一边用手够着那柿树果子。不一会儿,整个柿树上的果子,掉落大半,铺了一地。在地上的小伙伴,弯腰捡拾,塞满了身上口袋。

            北方的柿子,如同苹果,脆而又甜。而地处鄂东大别山的柿子,从树上摘下后,并不宜立即食用。我们将“偷”摘的柿子,用稻谷糠壳或松树叶子悟了一层又一层。往往还没隔半天,便心急如焚,扒出来捏一捏。这个摸一摸,那个看一看,“专找软柿子捏”。 我想,这大概就是这句俗语的传说。过了一周,再扒开糠壳或松叶,那青涩而硬梆的柿子,颜色已经变黄、果肉也变得柔软。吃在嘴里,软糯香甜,嚼味厚道;咬上一口,丝绵润滑,直抵心间。那份美意,令人回味无穷。

            随着年岁增长,才慢慢知道,柿子品种不同,颜色也稍有异,由浅桔黄到深桔红;其大小重量也不一定,小约2厘米,大到10厘米,重量从100克到350克。它的出生地就在咱中国,有千余年历史。主要分布中国、日本、韩国和巴西等地。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载,柿有七绝:“一多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蠹,五霜叶可玩,六嘉实,七落叶肥滑,可以临书”。

            柿子要吃熟透的。化到八九分时的柿子,柿肉由软变稀,基本已经熟透,甜份才更充分。其果皮鲜亮,颜色桔红,那薄薄的一层果皮,包裹着桔红色的果肉,饱满、自然、盈实,透着一种喜气,是山乡特有的秋韵。那丰厚的果肉,把果皮撑得饱满,通透明亮,轻轻一碰,剥开柿皮,果肉裂开,用嘴嗫吸,果瓤里满满的水汁,奔涌而出,哗啦啦地流进嘴里,比蜜还甜,令人垂涎欲滴。

            吃柿子是人生一大享受,不过它较为清寒,不可空腹吃,也不可和海鲜一起吃,容易伤肠胃。所以,人们还发明了很多柿子的做法,有柿子卷、柿子酱、柿子果冻、柿子奶酪球、豆沙柿子饼、冻柿子、姜汁柿子饼等等,不一而足。小时候,在外工作的父亲,时常会从大别山麓的罗田三里畈带一些甜柿子回家供我们食用。有的大柿子还未熟透,父亲会找来芝麻杆,插入柿子里,放入稻谷堆。过了三五天,这些柿子就被催熟。用手稍稍用力,把皮揭开,丝滑流油的柿肉,就流进了我们的嘴里,甜滋滋、滑润润,那份美意,用文字难以表述。

            柿子成熟,柿叶经霜而败落,枝头只剩一个个红红的柿子。每到此时,喜鹊、麻鹊便会站在柿树枝上,用它那尖尖的嘴角,盯破软软的柿皮,吸吮着那甜甜的果汁,饱尝一顿,飞翔离去。

            据说,老北京人喜欢耐着性子,把柿子放在阴凉处晾晒,待到大冬天时,吃上一口冻柿,叫喝喽儿蜜。想吃时,他们会用凉水化开,叫做“消柿”,意思是说,若有什么烦心事,也会烟消云散。

            柿子为什么那么红?又为什么那么甜?那是因为有了寒霜的浸润,经过了风雨的洗礼,才有了柿子那样的本色与味道。人生如柿,柿如人生。“柿”要经风历雨才能成熟,且越成熟就越甜;人要经风历霜,经世历事,才越发成熟,才能养得出一身好心性。又因“柿”字与“事”字同音,人们常用“柿”组词,“柿柿”如意。还用“柿”与其他花纹组合,化变成各种各样的吉祥语。两个柿子与“如意”纹组合,意含“事事如意”;柿子与百合、灵芝相伴,合称“百事如意”;柿子与橘子组合,表示“万事大吉”;柿子与栗子组合,表示“利市”等等。

            柿红,是一种希望!柿圆,是一种和谐!火红的柿子,预示着吉祥如意。那红红火火,团团圆圆,意蕴深远。愿所有的人们“柿柿”如意,圆圆满满!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江苏快3网站制作 夏天的约定 枫牙 丽科吉多少钱 汉龙南站 张传权 江苏快3三同号投注 快3玩法技巧 快3012路预测号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