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o6wyo"></u>

            <code id="o6wyo"><small id="o6wyo"><optgroup id="o6wyo"></optgroup></small></code>

            <code id="o6wyo"></code>
            <tr id="o6wyo"></tr>
              <label id="o6wyo"><video id="o6wyo"></video></label>
          1. <code id="o6wyo"></code>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文友老文 (小小说)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10-30    作者:黄中元

              “感谢党,感谢政府,本季度三个月的政府津贴共900元到帐,想吃肉想喝酒的联系我,哈哈哈!”

              这是我的微信好友,也是文友老文在朋友圈发的一段话,后面还带着三个灿烂的笑脸。

              认识老文是在一个全国文学网站举办的诗歌比赛后,网站把获奖诗人的联系方式附在作品后面进行公布。很喜欢老文的诗,清新质朴,语调平淡,心态乐观。每首诗就像在讲述一个古老动情的故事,但又把诗歌的韵律和美妙深藏其间,读这样的诗,心里舒坦,洗涤心灵,回味无穷。

              于是,我联系了老文,两人很快加了微信,成了文友。我们经常探讨诗歌的创作细节,写了诗也第一时间发给对方,征求修改意见和建议。

              日久见人心,虽然我们的交流仅局限诗歌,从不打听对方家庭和事业,但每次网上交流都很愉快。有一次他主动告诉我,他家虽在深山老林里,但那里环境十分优美,满眼都是绿色,满耳全是鸟鸣,而且附近有个旅游景点鸳鸯溪,热情邀请我找机会去他家旅游漂流。

              老文的质朴、热情和乐观心态,特别是对朋友的热诚和诗歌的独特韵味,让我欲罢不能,每天都要抽时间跟他聊上一阵。

              享受政府津贴?这可不是一般的待遇。老文是个什么身份?有特殊贡献的教师?深藏大山里的科研工作者?很有级别的退休干部?

              朋友没说的事,尽量别去打听,这是我的处事原则。但我还是在他的朋友圈点了赞,并留言;“留着,我一定找机会来找你吃肉喝酒!”老文迅速留言回复:“随时欢迎,野猪肉、包谷酒、野蘑菇侍侯!”

              这本是一句没怎么上心的玩笑话。想不到,事隔两个月后,真的去了一次鸳鸯溪。

              几个朋友说夏天很适合到深山老林去漂流一番,相互约着去鸳鸯溪玩玩。鸳鸯溪离我住的城市起码有200公里,还从未去过,但大致知道地点和路线。天生喜欢安静的我本意不想去,但抵不住朋友的再三磨泡,答应了。

              车进入京山境内,我手痒,掏出手机给老文微信留言:吃肉喝酒的队伍来啦,已经抵达京山。

              老文很快回复:不忽悠我?已经到达京山?来鸳鸯溪景区?

              车在山路上盘旋,我怕晕车,不能一直看手机,匆忙回复:是,是,是。并把我们的车牌号发了过去。

              汽车抵达鸳鸯溪景区,很不习惯山路摇晃颠簸,已是狼狈不堪,冲下车抱着棵大树干呕起来。

              “您是叔叔吧?我是老文的儿子,我叫文再友,我来接您们的。”刚缓过劲抬起头,身边有人讲话,老文的儿子?大约三十岁的山里汉子,身材魁梧,穿戴很朴素。

              寒暄过后,老文的儿子文再友带我们去鸳鸯溪漂流。购门票时,朋友提出自己掏钱,被我拦住了:没事,小文的爸爸是我好朋友,这点钱,不叫事。是啊,能享受政府津贴的人,接朋友玩玩,应该不叫事。以后接他们去我那里,再盛情款待就行了。

              鸳鸯溪因其走势俯瞰如鸳鸯形而得名,地处大洪山风景名胜区,素有“九曲鸳鸯溪、十里水画廊”的美称,小皮艇在人工和天然结合的航道里漂流,两边峡险谷幽,水碧林翠,鸟语花香,溪水在九曲峡谷中蜿蜒,两岸高山峻谷奇异俊美,悬岩怪石玲珑,溢彩滴绿,令人流连忘返。

              我跟老文的儿子小文一个船,看着两边的风景,我贪婪的看着,思考着,耳边小文在不停介绍鸳鸯溪发展旅游以来的变化和大山深处里的神奇。我突然问他;你爸爸来漂流过么?

              小文刚才告诉过我,爸爸因为家里还有事,就不能到景区接待我们,等会漂流结束,再去他家一起吃午饭。

              见我问这话,小文沉默了,过了一阵才小声回答我;没有,爸爸没来过。

              一个很有功底的诗人,真应该来感受一下鸳鸯溪漂流的震撼和幽静,也许那样更有利诗歌创作。

              对这样的答复,我无语。进入安静的堰湖区,两人默默划着桨,皮艇慢慢向前移动着。

              十几里的漂流,花了一个半小时才玩完。大家冲澡休整后,小文带我们去他家吃饭。汽车跟着小文开的面包车,四十分钟的山间盘旋,就到了他家。

              这是一处独自建到半山腰的平房,共有四间。虽然条件很简朴,但收拾得干净清爽,老文热情地迎出来。

              看着眼前的老文,我右手顺着裤缝掐了一下大腿,疼。眼前是真的,这个只有一条腿,得依靠两根拐杖才能行走的山里汉子,就是乐观幽默,满脑诗文,还在享受政府津贴的,让我神交已久的朋友老文?

              平时网络交流,有说不完的话,可真的见面,却无话可讲,场面还有些尴尬。

              老文和儿子小文把我们迎进屋里,一个很大的圆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菜肴,中间两个火锅热气腾腾,满屋飘香。一个穿戴朴素的女人还在厨房忙碌,不时有菜在往堂屋端。见了我们也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看到老文和儿子小文跟那女人交流都是做着手势。

              酒是个好东西,几口浓烈的包谷酒下肚,尴尬的局面很快被打破。交流中我知道了,老文就是一地道农民,刚才那女人是他妻子,聋哑人。刚开始儿子和儿媳一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后来,老文在一个雨后的早晨上山采摘蘑菇时,不小心滑下山崖,一只腿使不上力。送到本地小医院,说粉粹骨折,要到大医院手术。等凑足钱再去大医院时,已错过治疗期,内部严重发炎,只能放弃一条腿。后来,儿子担心家里就放弃打工,回家买个二手面包车,在景区附近拉客。虽然一家人在一起,但收入并不多,好在政府每月有300元的低保补贴。

              政府每月300元的低保?哦,难怪他在朋友圈说一个季度到了900元的政府津贴。

              说这些,老文没有半点悲伤,一边讲一边喝酒一边爽朗地谈笑。对,这笑声,这口吻,就是我们经常语音聊天的样子。

              我笑不出来,眼前的老文在我心里更加深不可测。家里遭遇这么大的变故,每天还乐观幽默地地生活,抽空还能思考和写出很有深度的诗文来。是鸳鸯溪的环境造就了老文这样的山里汉子?生活在深山里的汉子都能满腹诗文,出口成章?

              我很难搞懂眼前的老文内心深处所思所想,就像走不完这鸳鸯溪的源头一样。据老文说,沿着源头往上走,鸳鸯溪还有很多未开发的溪流,几十年,他和当地人也没走到源头过。

              临分手,朋友提出偷偷给他们留下一千元钱,算是这次的费用,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想阻止,见他们坚持,也就作罢。

              果然,汽车启动,老文的老婆在收拾碗筷时发现了钱,嚷着跑出来把钱递到老文手里,并不时用手指着我们。老文很快明白,把卷起的钱,有些愤怒地塞进我们的车窗里。我收默默起钱,没做声,也没坚持,只是抬手朝他使劲挥动着,双眼已经湿润。

              我在内心默念着我和老文父子的约定:等秋凉了,一定邀请他们父子去我那里玩一次。除了看看平原滨江小城的风光,品尝湖区鱼鲜,我还想带他去见我一个朋友,朋友在医院工作,对义肢的安装有一定研究。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armaci.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文友老文 (小小说)

            2019-10-30 00-00-00

              “感谢党,感谢政府,本季度三个月的政府津贴共900元到帐,想吃肉想喝酒的联系我,哈哈哈!”

              这是我的微信好友,也是文友老文在朋友圈发的一段话,后面还带着三个灿烂的笑脸。

              认识老文是在一个全国文学网站举办的诗歌比赛后,网站把获奖诗人的联系方式附在作品后面进行公布。很喜欢老文的诗,清新质朴,语调平淡,心态乐观。每首诗就像在讲述一个古老动情的故事,但又把诗歌的韵律和美妙深藏其间,读这样的诗,心里舒坦,洗涤心灵,回味无穷。

              于是,我联系了老文,两人很快加了微信,成了文友。我们经常探讨诗歌的创作细节,写了诗也第一时间发给对方,征求修改意见和建议。

              日久见人心,虽然我们的交流仅局限诗歌,从不打听对方家庭和事业,但每次网上交流都很愉快。有一次他主动告诉我,他家虽在深山老林里,但那里环境十分优美,满眼都是绿色,满耳全是鸟鸣,而且附近有个旅游景点鸳鸯溪,热情邀请我找机会去他家旅游漂流。

              老文的质朴、热情和乐观心态,特别是对朋友的热诚和诗歌的独特韵味,让我欲罢不能,每天都要抽时间跟他聊上一阵。

              享受政府津贴?这可不是一般的待遇。老文是个什么身份?有特殊贡献的教师?深藏大山里的科研工作者?很有级别的退休干部?

              朋友没说的事,尽量别去打听,这是我的处事原则。但我还是在他的朋友圈点了赞,并留言;“留着,我一定找机会来找你吃肉喝酒!”老文迅速留言回复:“随时欢迎,野猪肉、包谷酒、野蘑菇侍侯!”

              这本是一句没怎么上心的玩笑话。想不到,事隔两个月后,真的去了一次鸳鸯溪。

              几个朋友说夏天很适合到深山老林去漂流一番,相互约着去鸳鸯溪玩玩。鸳鸯溪离我住的城市起码有200公里,还从未去过,但大致知道地点和路线。天生喜欢安静的我本意不想去,但抵不住朋友的再三磨泡,答应了。

              车进入京山境内,我手痒,掏出手机给老文微信留言:吃肉喝酒的队伍来啦,已经抵达京山。

              老文很快回复:不忽悠我?已经到达京山?来鸳鸯溪景区?

              车在山路上盘旋,我怕晕车,不能一直看手机,匆忙回复:是,是,是。并把我们的车牌号发了过去。

              汽车抵达鸳鸯溪景区,很不习惯山路摇晃颠簸,已是狼狈不堪,冲下车抱着棵大树干呕起来。

              “您是叔叔吧?我是老文的儿子,我叫文再友,我来接您们的。”刚缓过劲抬起头,身边有人讲话,老文的儿子?大约三十岁的山里汉子,身材魁梧,穿戴很朴素。

              寒暄过后,老文的儿子文再友带我们去鸳鸯溪漂流。购门票时,朋友提出自己掏钱,被我拦住了:没事,小文的爸爸是我好朋友,这点钱,不叫事。是啊,能享受政府津贴的人,接朋友玩玩,应该不叫事。以后接他们去我那里,再盛情款待就行了。

              鸳鸯溪因其走势俯瞰如鸳鸯形而得名,地处大洪山风景名胜区,素有“九曲鸳鸯溪、十里水画廊”的美称,小皮艇在人工和天然结合的航道里漂流,两边峡险谷幽,水碧林翠,鸟语花香,溪水在九曲峡谷中蜿蜒,两岸高山峻谷奇异俊美,悬岩怪石玲珑,溢彩滴绿,令人流连忘返。

              我跟老文的儿子小文一个船,看着两边的风景,我贪婪的看着,思考着,耳边小文在不停介绍鸳鸯溪发展旅游以来的变化和大山深处里的神奇。我突然问他;你爸爸来漂流过么?

              小文刚才告诉过我,爸爸因为家里还有事,就不能到景区接待我们,等会漂流结束,再去他家一起吃午饭。

              见我问这话,小文沉默了,过了一阵才小声回答我;没有,爸爸没来过。

              一个很有功底的诗人,真应该来感受一下鸳鸯溪漂流的震撼和幽静,也许那样更有利诗歌创作。

              对这样的答复,我无语。进入安静的堰湖区,两人默默划着桨,皮艇慢慢向前移动着。

              十几里的漂流,花了一个半小时才玩完。大家冲澡休整后,小文带我们去他家吃饭。汽车跟着小文开的面包车,四十分钟的山间盘旋,就到了他家。

              这是一处独自建到半山腰的平房,共有四间。虽然条件很简朴,但收拾得干净清爽,老文热情地迎出来。

              看着眼前的老文,我右手顺着裤缝掐了一下大腿,疼。眼前是真的,这个只有一条腿,得依靠两根拐杖才能行走的山里汉子,就是乐观幽默,满脑诗文,还在享受政府津贴的,让我神交已久的朋友老文?

              平时网络交流,有说不完的话,可真的见面,却无话可讲,场面还有些尴尬。

              老文和儿子小文把我们迎进屋里,一个很大的圆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菜肴,中间两个火锅热气腾腾,满屋飘香。一个穿戴朴素的女人还在厨房忙碌,不时有菜在往堂屋端。见了我们也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看到老文和儿子小文跟那女人交流都是做着手势。

              酒是个好东西,几口浓烈的包谷酒下肚,尴尬的局面很快被打破。交流中我知道了,老文就是一地道农民,刚才那女人是他妻子,聋哑人。刚开始儿子和儿媳一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后来,老文在一个雨后的早晨上山采摘蘑菇时,不小心滑下山崖,一只腿使不上力。送到本地小医院,说粉粹骨折,要到大医院手术。等凑足钱再去大医院时,已错过治疗期,内部严重发炎,只能放弃一条腿。后来,儿子担心家里就放弃打工,回家买个二手面包车,在景区附近拉客。虽然一家人在一起,但收入并不多,好在政府每月有300元的低保补贴。

              政府每月300元的低保?哦,难怪他在朋友圈说一个季度到了900元的政府津贴。

              说这些,老文没有半点悲伤,一边讲一边喝酒一边爽朗地谈笑。对,这笑声,这口吻,就是我们经常语音聊天的样子。

              我笑不出来,眼前的老文在我心里更加深不可测。家里遭遇这么大的变故,每天还乐观幽默地地生活,抽空还能思考和写出很有深度的诗文来。是鸳鸯溪的环境造就了老文这样的山里汉子?生活在深山里的汉子都能满腹诗文,出口成章?

              我很难搞懂眼前的老文内心深处所思所想,就像走不完这鸳鸯溪的源头一样。据老文说,沿着源头往上走,鸳鸯溪还有很多未开发的溪流,几十年,他和当地人也没走到源头过。

              临分手,朋友提出偷偷给他们留下一千元钱,算是这次的费用,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想阻止,见他们坚持,也就作罢。

              果然,汽车启动,老文的老婆在收拾碗筷时发现了钱,嚷着跑出来把钱递到老文手里,并不时用手指着我们。老文很快明白,把卷起的钱,有些愤怒地塞进我们的车窗里。我收默默起钱,没做声,也没坚持,只是抬手朝他使劲挥动着,双眼已经湿润。

              我在内心默念着我和老文父子的约定:等秋凉了,一定邀请他们父子去我那里玩一次。除了看看平原滨江小城的风光,品尝湖区鱼鲜,我还想带他去见我一个朋友,朋友在医院工作,对义肢的安装有一定研究。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江苏快3网站制作 夏天的约定 枫牙 丽科吉多少钱 汉龙南站 张传权 江苏快3三同号投注 快3玩法技巧 快3012路预测号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