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o6wyo"></u>

            <code id="o6wyo"><small id="o6wyo"><optgroup id="o6wyo"></optgroup></small></code>

            <code id="o6wyo"></code>
            <tr id="o6wyo"></tr>
              <label id="o6wyo"><video id="o6wyo"></video></label>
          1. <code id="o6wyo"></code>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作家作品研討 >

            評論家、作家暢談劉醒龍近作與新世紀文學發展趨勢

            來源:中國新文學學會    發布時間:2019-07-17    作者:中國新文學學會

              2018年11月24日至25日,“劉醒龍近作與新世紀文學發展趨勢”學術研討會在華中師范大學逸夫國際會議中心隆重舉行。本次會議由華中師范大學中國語言文學一流學科、中國新文學學會、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劉醒龍當代文學研究中心、《新文學評論》編輯部共同主辦。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閻晶明,《人民文學》主編施戰軍、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李修文,湖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武漢大學教授於可訓,江蘇省作協書記處書記、副主席汪政,原湖北省作協主席、華中師范大學教授王先霈,暨南大學教授、中國新文學學會副會長賀仲明,武漢大學教授陳美蘭等來自全國各地的130多位著名專家學者蒞臨會議。會議圍繞著劉醒龍近作與新世紀文學發展趨勢的關系展開了精彩的討論,助推著中國當代文學創作與研究繁榮發展。

              本次會議的重要發言整理后刊發于《新文學評論》2019年第2期。

             

             

              劉醒龍的啟示

              坐在今天這個會場我非常感慨。我不是第一次來參加劉醒龍的作品研討會了。長篇小說《圣天門口》研討會,電視劇《圣天門口》研討會我都參加過?!短煨姓摺帆@得茅盾文學獎,我也是當時的評委之一。但是我并不能說對劉醒龍的創作有多么熟悉,更不能說有深入的研究,我今天主要是來祝賀的。今天的會場里,幾代學者聚集一堂,大家是從全國各個地方趕過來參加這個研討會。首先,我要對我們本次研討會的隆重召開表示熱烈祝賀,也特別感謝湖北省,武漢市黨委、政府、特別是宣傳部門、文聯作協對文學事業、對當代作家的創作、對劉醒龍本人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也特別感謝華中師范大學,一所綜合性的大學對當代作家特別是湖北作家創作成就的肯定和重視。

              今天的研討會非常重要,劉醒龍的創作歷程可以說是伴隨著中國新時期文學成長,他是一個見證者,也是一個重要的參與者。他這么多年的創作不斷求新求變,同時又有很多自己所堅持的不變的執著。接下來,我們要用一天半的時間去討論這些話題,我覺得很有價值。我們今天的研討會并不是說研討劉醒龍本人,為他加冕、慶功,而是對劉醒龍近作與新世紀中國當代文學發展趨勢進行學術研討。這既是在討論劉醒龍,也是在討論新世紀中國文學的發展趨勢,應該說是很有價值的話題。

              關于劉醒龍的近年來的創作,結合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我談三點關系或者說啟示。

               第一,劉醒龍持之以恒堅持創作的啟示。堅持創作是劉醒龍非常突出的特點,這并不簡單是個外圍性問題。劉醒龍在湖北甚至在全國也是非常少有的魯迅文學獎、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他獲得魯獎很早,進入新世紀后又獲得了茅盾文學獎,應該說他的榮譽基本貫穿了他的創作史,但是劉醒龍一個很重要的優點,就是他持續獲獎,但是他沒有接下來松口氣、享受榮譽帶來的愜意的想法。他堅持創作,特別需要強調的是,我說的這種堅持創作,不是通過演講、創作談、接受記者的訪談來維持自己的聲譽,而是繼續的深入思考,不斷拿出大作品,特別是創作長篇小說。我們今天研討的是他的近作,實際上主要是《蟠虺》和《黃岡秘卷》,其實從《蟠虺》到《黃岡秘卷》,就是我剛剛說的堅持創作大作品的最好證明。當然,作為一個勤奮的作家,他同時創作了很多散文作品,特別是近年來結集出版的《上上長江》也是上乘之作。這種堅持小說本位又堅持創作新作品、大作品的行動本身,我認為在當前中國的文學、文化的氛圍和氣息下,是非常值得稱贊的。

              第二,劉醒龍的創作有一種藝術自覺,努力在追尋歷史和現實的融合。劉醒龍的創作,從題材上,是在呈現歷史和表現現實上都有豐富的、重要的收獲。從表現歷史題材上來說,我覺得中國新時期這四十年的小說創作的發展其實還是有些變化的,我們就說一些淺性的、表面的或者形式上的一些變化。新時期初中期的歷史題材,就是直接進入歷史,歷史空間都是相對的、具體的,比如說湖北的老一代作家姚雪垠的《李自成》,以及后來的二月河的系列作品,孫皓暉的《大秦帝國》,都是直接進入歷史,當代的啟示是一種間接的回響。后來慢慢的發展,出現另外一種創作情形,即在呈現歷史當中不斷的帶入當代現實,也就是從當代的視角去返回歷史的現場。這種題材創作以現代歷史題材為多,比如反映近代以來,五四以來,抗戰以來,等等。但是新世紀以來,歷史題材的格局已經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網絡文學出現之后,歷史題材就不是我剛才所說的那兩種情況了,網絡文學里面有著很重要的創作叫做穿越,有了穿越以后,無論你是寫唐代、戰國還是春秋,總之,再遙遠的歷史跟今天的當代人都有著某種奇怪的、荒誕的甚至是奇葩式的勾連。比如說一個人可以帶著手機回到唐朝,這都是在在小說里、在電視劇里可以看到的。而在現代歷史的表現當中,由于有了百年史、家族史的創作熱潮,一個作家要寫一個家族史、百年史,都要盡量把歷史線索打通,所以現代和當代勾連在一起,是一種線性的延長。當然對于每個作家來說,創作具體的細節上還是存在不同的。

              劉醒龍給我們提供的就是另外一種情形,他的《蟠虺》和《黃岡秘卷》有一個共同特點,即消融了歷史的線性劃分,他筆下的歷史和現實不是一種延長、延伸,而是一種融合。比如說《蟠虺》,寫的是古代的楚文化、楚文物,但是小說表達的主題并不集中在這一點上,其寓意其實是在當代。有評論家說這部小說的批判鋒芒直指當下的知識分子,這個評價我比較認同?!饵S岡秘卷》,也不是那種我們常見的百年史式的寫法,在這部小說里面,歷史的敘事被完全的交叉,是交織的,沒有現代和當代的概念可以定奪,小說的敘述者是一個家族里面的后輩,他與許多人物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系、聯系,這些人物的經歷、故事、情感、命運,都因為敘述者而匯集。劉醒龍近年小說在歷史與現實的表現上呈現出的特點,是他個人創作上日益成熟的標志,也在小說經驗上做出了具有啟示性的探索。

              第三,劉醒龍有明確的地方志的意識,同時又有自覺中國精神表達。他的創作一直有著明確的地理標識,他的湖北文化、荊楚文化的意識非常強。但是《黃岡秘卷》的創作表明,其實劉醒龍的創作過程也還是有變化的,他更加自覺的、更加直接的把地方性寫成共性,把地域性寫成具有地方史志色彩,非常自覺地描寫地方文化甚至地方性格。這種地方志的寫法是這幾年來中國當代小說創作的具有趨勢性的變化,很多作家愿意把自己的小說寫的更有明確的地理方位,更想要在為地方立志方面有所作為。但我個人也有一種思考,就是過分突出和確定,過度狹窄的地方性或者說地域標識,作為小說,在格局上是不是同時也會受到限制,以及創作素材、創作抱負、主題格局的廣泛性、復雜性,是否受到影響。我認為劉醒龍在創作《黃岡秘卷》的時候,至少做到了一點,就是在突出地域性的同時,甚至在強調地域性、具有史志性特點的同時,又努力地、自覺地打開格局、突破地方性格局。比如說小說一開始的少川及其女兒北童等人物出現,以及后來一系列人物的進入和故事的展開,就是在多角度的、多層次的,用各種眼光來打量、觀照、評價所謂的故鄉、家族。作品的意象是很具體的,很有地域性,包括很多外來人員根本不可能感受到的方言、俚語的引入。但是作為小說家,他的態度和表達主題有一種自覺的開放性。劉醒龍的近作如果說對當代文學發展趨勢有什么啟示的話,就是在這種趨勢的趨同性當中,還有自己的個性,而他自己的個性,其實也對其他的作家特別是青年作家的創作具有很強的啟示意義。雖然小說中寫得是一個地方人的、地方性的,但是能夠感覺到作家的努力其實是一種中國精神的表達,使其更具體化,而且能夠出入和伸縮,這就是一個大作家和一般作家的區別。我認為劉醒龍的創作還會繼續下去,他還會給我們帶來大作品,而且也值得我們去認真地分析。

              在華中師范大學成立劉醒龍當代文學研究中心是非常有必要而且也有繼續下去的價值,為劉醒龍個人創作、湖北文學包括對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提供更多的啟示,提供更多有學術價值的成果。祝賀醒龍,也祝賀本次研討會取得圓滿成功。

              境遇感、根須與方圓

              我是醒龍的資深讀者,從90年代跟蹤他的創作,到現在作為一名編輯,對他的親近和了解不必說。在我的閱讀經驗當中,劉醒龍的創作首先是有境遇感,也就是接地氣、有現實關懷。像《鳳凰琴》、《分享艱難》、《天行者》這些非常優秀的作品都具有現實品格。探究現實的秩序和由頭,找出現實的頭緒,需要有非凡的眼力。面對塌陷的現實,越來越多的作家都在猶疑,但劉醒龍沒有選擇跺腳,而是選擇邁出步去,這就是他的境遇感。

              第二, 劉醒龍的創作有根須。剛剛修文提到他的《大別山之謎》,這部小說帶有一定的先鋒氣質和尋根氣質,同時又帶有一種神秘感和濃厚的楚文化氛圍,事實上他是用這部小說接續了偉大的文化傳統。我們知道在《圣天門口》當中有一個文本叫《黑暗傳》,像《蟠虺》的故事來源則是一個國之重器——曾侯乙尊盤,而《黃岡秘卷》是一個卷中有卷的小說,其中的書中書就是《劉氏家志》。他的想象和虛構無一不是從根須生發,所以他的每部小說里都有想象的淵藪和憂患的去向,他的根須非常壯碩,觸須非常韌長,他甘心笨拙地探取,同時又有情不自禁的敏銳,這就是他的創作。像《黃岡秘卷》的《劉氏家志》就是一個根須,它連接著近前的歷史與現實,他從這部小說里不僅僅探討一個家族的來去 ,更重要的是點活了修齊治平的現代意義。

              第三,有方圓。方與圓可以形容一個人的性格,也可以形容一部作品的格局。劉醒龍的每部作品都有個性的棱角、犄角、銳角,而面對浩大生命的時候,他又選擇了圓融、包容。有方圓便意味著有格局。劉醒龍是一個心懷家國天下的作家,從小山村、小學校到百年的“圣天門口”,從小縣城、小文化館到大型的高級知識分子群,從《大樹還小》的反諷、反思,到《上上長江》的莊重、莊嚴。他是一個有整體結構的作家,他不僅是一位小說家,還是一位詩人,理想的詩的心智,誠摯的散文的情致,他通向求索的小說的意志,這些都讓他不亂方寸,自得方圓。他是以個人的腳步來進入自己的作品?!渡仙祥L江》是很讓人感動的,這是由他從入??谝恢弊叩皆搭^的經歷本身形成的文字。我覺得在當今的作家里面可能沒有幾個人有這樣的耐心和體力,但是劉醒龍他做到了,它不僅僅是耗了體力和心力,整個過程我是非常了解。他的意志力所通達之處讓一個知識者的王國顯形于月涌大江與驚濤拍岸,芳草萋萋與西海茫茫奇妙一統的江山之中。

              湖北文學的高度與寬度

              尊敬的閻主席,大家早上好!我剛剛和我們朱書記商量了一下,一會兒由我們朱書記代表湖北省作協表達對各位的敬意。我和劉老師在同一個屋檐下工作了二十年,從我第一次閱讀他的作品到今天已經三十年了?,F在我從一個一直近距離見證和觀察劉老師寫作的讀書人的角度來表達我對劉老師的認識和敬仰。

              我第一次讀到劉老師的作品大概是在高中,那時候我站在書店里讀《威風凜凜》。對于這部杰出的長篇小說,一直到今天我也認為在相當程度上對它的闡釋、它對于當時那個時代文學的獨特意義并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掘和認可。我大概是在1999年和劉老師成為同事的,我見證了一個龐大、豐富、駁雜的獨屬于劉醒龍本人的文學體系和文學世界的形成。因為我和劉老師住得比較近,所以我在很多時刻近距離地尤其是在劉老師寫作《圣天門口》的過程中,見證了他的榮光分娩,也見證了他寫作時的虛弱。終于,當這一部作品拿出來的時候,我確實感覺到劉老師作為真正的寫作者的勝利和驕傲。

              近距離觀察了他寫作這么多年后,我想對于我個人來講,有這么幾點非常重要的啟示:

              第一,在每一個新時期以來,在每一個重大的歷史時刻,劉老師的作品總是能夠非常深入這個時代,總是能夠記錄下當時最豐富、最敏感的那條神經。無論是民辦教師的命運,中國鄉村社會的制度,以及在每一個時代那些知識分子、那些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如何與時代共謀,像這樣一些重大主題,劉老師都有極為深刻而精確的表現與揭示。

              第二,還有一個在我看來非常重要的話題實際上還遠遠沒有得到充分的揭示。劉老師除了是一個杰出的現實主義作家之外,我個人覺得從他的《大別山之迷》開始一直到最近的《黃岡密卷》,他其實也是一個典型的楚國式的文學后裔,所以他的小說一直到今天,實際上還是具備非常典型的楚地式的文化品格。當然,這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靠他獨特的、無法取代的、個人的、湖北式的人格。在他一系列作品里,都有非常充分的體現,可是這樣一個在我看來非常明顯的美學標志,我個人認為在對他的研究當中沒有得到充分的表達。

              第三,我覺得確實要向劉老師學習他身上這種作為一個作家的“靜”。他在寫《圣天門口》的時候,我想幾乎也是心力交瘁的。在許多和他共度的時刻,我的確感受到了一個作家打他自己個人的一場戰爭之艱難??墒俏覀兛匆?,他一直還在對包括小說藝術本體的不斷的精進當中。包括最近的《黃岡秘卷》,無論是他的思想深度還是語言方式,或者是他所采取的敘述角度,我覺得都讓我們看見了一個作家永不倒下、不斷地往前精進的一種生命的可能和意志的可能。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我想我們湖北文學發展到今天所取得的成就里,劉老師——一個能夠典型地代表湖北文學高度和寬度的作家,應該說是做出了主要的貢獻。

              今天我們的主題我個人覺得非常的好!這樣一個新時期文學發展趨勢的研討會,充分說明了我們劉老師在接下來還有無限廣闊的創作和生命的可能性,祝福劉老師,也感謝大家,謝謝!

              中國作家的勞動模范

              其實施戰軍不需要話筒,最需要話筒的是我,剛好老天眷顧,來電了。我聲音很小,沒有話筒,說不出話來。我和醒龍太熟了,經常開他的會。不過我還是有很多話要講。這個會我沒有特別的準備,因為對于醒龍和他的作品,都爛熟于心,用一句戀愛的話說就是:他裝在我心里。這么多年,他人也裝在我心里,作品也裝在我心里。因為他的創作見證了近40年文學發展的歷史。我們這些湖北的評論家,老一輩像王老師、陳老師,我們也見證了醒龍創作的歷史。所以我就想起來,我曾經寫過一本關于王蒙的書,有人發過一篇書評,標題叫《一個人的文學史》,是說從一個作家的整個創作中可以看出一個文學發展的歷史來。我覺得這樣一句話,也可以用到醒龍的創作當中。因為醒龍的整個創作也構成了一部文學史。他不光見證了一個文學歷史,而且自己也在譜寫一部近40年來的文學歷史。所以我接到這個發言通知以后,我想的最多是劉醒龍的創作經歷。

              一、80年代創作起步——溫暖、寬容

              他大概是從80年代中期前后開始創作的。具體講,有些履歷里面寫84年。好像84年以前也搞過一些文學,那時是一個文學愛好者,算不了一個作家的正式創作經歷。醒龍正式發表作品以后,它基本上避開了傷痕文學的潮流,所以他的作品很溫暖,也很寬容,沒有傷痕文學那樣一種痛不欲生。他本人雖然經歷過文革,但不會很深。跟我們比,那時他只是個小孩。我不敢在醒龍面前充大,但是那個時候我們都是老紅衛兵。所以他沒有經歷過很深的文革創傷,他心靈里面沒有這些東西,所以他既沒寫過這一類作品。后來的作品,一般來說,也是溫暖的,寬容的,我覺得這是醒龍的文學創作一個很重要的起點。

              二、90年代創作——對西方思潮的借鑒與現實主義根基

              在90年代以前,他趕上了中國當代文學藝術革新的潮流。當時大家紛紛去學習西方現代主義,其中也包括后現代主義。因為我們對現代主義40年來一直有很多誤讀,好多實際上不屬于現代主義的一些派別都被我們叫做現代主義。從經典意義上講,現代主義在小說里面只有意識流小說,在詩歌里面只有象征主義,我們講的魔幻現實主義新小說這之類的都應該屬于后現代主義。不管怎么樣,那個時期中國作家主要是追逐西方的東西,醒龍在這個當中受了一點影響,但他的作品還是有現實根基的。他的《大別山之謎》就是這種復雜影響的代表作,我曾經寫過一篇很長的評論,談到這個問題。跟那時受西方現代后現代影響的其他作家相比,他們大都喜歡追逐西方那種純粹觀念性的東西,如存在主義哲學觀念、生命哲學觀念,也有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或者是學習、模仿那些技巧性的東西,都離開了現實的根基。醒龍不同,他是有現實根基的,用施戰軍的話講是有根須的,是扎根現實的,從他這期間的許多作品當中可以看得出來。有些作品,像《女性的戰爭》中的那些短篇,我特別贊賞,那一組短篇小說,應該說是當代短篇小說的精品。它那里面還是很現實的,雖然是寫的歷史故事,但很現實。所以像這個時期醒龍的創作,它跟當時的那種整個文學潮流基本上是合拍的,也是一致的,但又避免了潮流當中有些極端化的東西。這是醒龍的創作一開始就比較穩健的重要標志。

              進入90年代后,我注意到,92年是他很豐收的一年,這一年發表了他引起很大關注的《鳳凰琴》《村支書》?!洞逯肥菍懙孟喈敽玫囊粋€作品,大家因為太注重《鳳凰琴》,就把《村支書》忽略了。無論是立意,對現實反映的深度,還是對轉型期的中國社會政治心理的表現,都是很深刻的,筆法也非常簡練,非常好的一個短篇。這一年還有一個《秋風醉了》,我也覺得是個很有詩意的小說,但是關注度可能少一點。從這些作品以后,醒龍就被認為是一個地道的現實主義作家,很關注現實問題,尤其是鄉村教師的命運。一直到后來《天行者》把這個題材和主題進一步擴大,進一步深化,就產生出一部獲得“茅盾文學獎”的作品。茅獎評審那一屆剛好我是評委,我參加了評審,六輪投票,《天行者》一直名列前茅,最后終于獲得了“茅盾文學獎”。說明大家對他的作品還是很肯定的,而且一直是很贊賞的。

              到了90年代中期,雷達先生對當時的部分創作,有一個命名,叫“現實主義沖擊波”,所指作家首推劉醒龍。醒龍本人好像不太贊成用這樣一個詞、這樣一個帽子戴在他頭上,但是作品《分享艱難》卻是在雷達先生命名的這一年,即1996年發表的。離發表《村支書》《鳳凰琴》雖然只有幾年的時間,也屬于這個時段里的創作,但在現實主義的作品中,卻增加了許多新的元素,達到相當的深度。叫不叫沖擊波,沖擊了什么東西,雷達先生在世時也沒有做具體解釋,但是我覺得對于一個轉型期的社會,對那一些有擔當的基層干部形象的描寫,這部作品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的。因為以前對基層干部形象的塑造,要么是純粹去贊頌,像梁生寶似的,帶領大家走社會主義道路,這當然是那個時代的一種典型。后來貶斥的比較多。但醒龍寫的是在一個社會轉型期、在很復雜的社會環境當中有擔當的,不光是道德上的擔當,而且是道義上的擔當的農村基層干部。我覺得寫這個東西非常難,醒龍的作品達到了相當的深度,這類人物形象在當代文學當中也是少見的。所以這個作品不管怎么命名,我覺得是走在現實主義這條路上的,是達到了一個相當深度、相當高度的作品。

              三、新世紀創作——對文化問題的關注與中國文學未來的發展趨勢

              到了新世紀以后,2005年,醒龍發表了一個很重要的作品,就是《圣天門口》,涉及到革命歷史題材。我跟他是一個地方的人,不是同一個縣,是個大老鄉。我們都是鄂東人。那個地方老鬧革命,因為那地方很窮,民風有文雅的一面,出了很多教書先生、文人墨客,但是也出了很多匪氣很足的人,屬于民風刁蠻。在那個地方容易鬧革命。一窮了以后教書先生就不做聲了,那些比較狠的人就去鬧革命,所以李先念主席生前有一句話說,什么叫革命?革命就是斗狠。我們樊星教授很熟悉這句話,那個地方這種人很多,所以革命根基很深厚。醒龍寫那個地方的革命,可能跟寫別的很經典的革命是不一樣的。尤其是跟北方地區不同。和山西的革命、陜北的革命,甚至是山東那地區的、河北那地方的革命是不一樣的。鄂東的革命,有鄂東革命的一些特點,人性、民風,包括革命的方式,這些東西都跟北方革命不一樣,革命也有各種各樣的方式,醒龍在這一方面我覺得是比較深刻的,而且比較有歷史性,全面再現了南方地區這樣一種革命氣象。剛才有學者講有很深的楚文化的底蘊,我覺得與楚文化聯系起來也說得上,有很強的南方氣息。

              我覺得這個作品在當代文學史上是相當有分量的一部長篇小說。有些可惜,我認為這個作品就應該得茅獎。到了新世紀以后,醒龍的作品就開始轉到另一方面,比較關注文化問題。我覺得按照今天的會議的標題來講,也是一種趨勢。因為中國當代作家以前取材,或者說看問題的角度,大多數是從政治學的角度,后來從比較廣義的社會學角度。到了尋根以后,開始關注一些文化問題,但是真正專注于文化問題的,這樣的作家還不是太多。醒龍從《蟠虺》開始一直到現在《黃岡秘卷》,才比較關注文化問題,《蟠虺》主要是關注一種文化人格,《黃岡秘卷》關注的主要是一種地方性格,一種民風、民性的形成。我覺得這方面,對比于早期,他的創作明顯是有所變化的。

              這個變化也是中國當代文學一個趨勢性的東西。包括他的散文《上上長江》,它不僅僅是一個游記,也不是余秋雨式的那種大散文,把旅游手冊加上一點感想串起來這種東西。而是真正去探討這條母親之河,它上面的一些文化蘊涵。包括沿途的一些民情、風俗、民風、民性這些東西。醒龍最近的創作預示了中國文學未來的一個發展趨勢,它也是許多作家努力的一個方向。剛才閻主席跟醒龍加了壓力,說相信他還會有大作品出現。我說這是把人往死里逼,我們普通朋友說這句話無所謂。我們跟醒龍說,醒龍你還會有大作品出現,他可以笑一笑完事,寫不寫都無所謂。但是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來下這個命令,我覺得這是逼人的事情、逼死人的事情。但我相信醒龍身上是有東西可榨的。最近幾年他忙了很多事情,又寫書法,還要搞別的東西,還寫出這么多作品,這也是一個模范。以前我們說張煒是一個勞動模范,醒龍也可能是我們湖北或者說中國作家另一個勞動模范。我相信醒龍將來的創作會更好,會有更多帶給我們驚喜、更好的作品出現,我講完了。好,謝謝大家。

              漸入佳境的文學食客

              非常高興來參加醒龍這個研討會。剛才聽了各位領導,特別是閻晶明主席,李修文主席,分別從評論和創作的角度對醒龍的評價非常到位,包括剛才兩位專家的發言,對我都有很大的啟發。就“劉醒龍近作與新世紀文學”這個話題,我有這樣幾點感想:

              第一,進入新后,劉醒龍以自己的創作改變了我們傳統純文學作家的姿態和面貌。上世紀80年代以來,文學確實高高在上,像醒龍這樣的大家基本上完全是一副端著的樣子,至少他們認為自身有著特殊的身份和地位。但是新世紀以來,我覺得醒龍改變了自己這種傳統作家的形象。他不再端著,他放下了身段。放下身段的一個重要的標志,就是說他不再企圖,或者說他不再固守著自己已經取得的成就。他也并不認為,至少從創作這個角度來講,他不再認為自己過去的成就,那種已經形成的相對固化的風格是他必須要堅守的,而且要不斷地添磚加瓦。放下了,醒龍就變得非常的放松,看上去好像看輕了自己的文學成就,實際上是放下了包袱。所以我在最近討論醒龍的文字里面,再三說過這樣一些話:醒龍現在已經到了一種游刃有余的自由的境界,把自己過去的那些標志性的成就放下,把自己建構起來的那種風格放下,不企圖在為它添磚加瓦,對自己而言其實是一種減負。一旦減負之后,醒龍開辟了一個又一個的屬于自己的、嶄新的藝術天地。所以對新世紀之后的劉醒龍,你很難說他是統一的?!妒ヌ扉T口》是一個樣子,《天行者》又是一個樣子,《政治課》則是另外一個樣子。特別是《蟠虺》一出來的時候,不僅是我,我想許多讀者看了都吃了一驚。搞評論的人,如果對一個作家長期跟蹤,比較熟悉,一般喜歡按照慣性的思維,將評論對象新作品往以前的作品、從前的風格上靠。比如對醒龍,我們就會先往《圣天門口》上靠,然后把《政治課》跟《天行者》再對上去,再把《蟠虺》跟《政治課》給對上,最后,把《黃岡秘卷》跟《蟠虺》再對上,結果全對不上。這說明一個什么問題?說明劉醒龍改變了自己的形象,自己創造的美學形象,他改變了自己創造風格和個性建構的姿態和策略,所以他能夠開辟一個又一個不同的天地。

              第二,剛才晶明主席說,他的小說打通了跟現實的關系,接續了歷史跟現實的縱向鏈條。在我看來,這種接續,使他不再是一個只在紙上行走的作家,他重建了文學與現實的實踐性關系,劉醒龍成為了一個行動的作家。所以從他的《蟠虺》到《上上長江》,再到《黃岡秘卷》,我們看到的不只是一個書齋中與書頁里的作家,而是一個在大地、在歷史的深處,在卷軼浩繁的經典行動與思考的作家。他在一個又一個陌生的領域行走、學習、思考。我曾經問過劉醒龍,問他寫《蟠虺》看了多少書?做了多少功課?他只說了一句,那些博物館就不說了,那些考古現場也不說了,看看他的書房,書架上面上千冊的都是有關青銅器的專業書籍。我邀請醒龍到江蘇去講課,他說我一定來。來后我問他是怎么來的?他說恰好武漢一個晚報舉辦活動,主題是走長江。他是沿著長江走到南京去給江蘇的作家講那一課的。至于這一次《黃岡秘卷》,那是他深入到家鄉,深入到家鄉的腹地,深入到家鄉的歷史的幽暗處的成果。

              第三,從這個角度來講,新世紀以來,劉醒龍重建了或者說更新了他與讀者的關系。從《蟠虺》的題材來講,它與當下知識分子的境況,與我們社會知識分子文化,同時也與舉國關注的“古玩熱”是對應的。至于說《上上長江》,更是與讀者約定和作品,為此,他推掉了許多活動,他的理由就是讀者在等著。這次的《黃岡秘卷》與現實的關聯度,與讀者的興奮點很契合。比如教育,比如反腐。雖然《黃岡秘卷》中邵川以及她的孩子,包括“黃岡秘卷”制作的過程不是這部作品的主線,但醒龍關注到了教育,關注到了應試中的“黃岡現象”。從副主題來講的話,它也是對讀者、對當下現實人們所關心的熱點的一個呼應。

              第四,最后一點,我要說的就是新世紀以來劉醒龍已經漸入佳境,海闊天空,無所不能。比如他在文體上面就有許多的創新。劉醒龍不再堅守著我們傳統純文學的資源,他不再固守著遠說從五四新文學開始,近說從新時期文學開始的純文學的資源。一旦不再執念,處醒龍覺得可用的資源就變得十分豐富和廣闊。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如果說以前以《圣天門口》為代表的話,劉醒龍是一個在食材上、在口味上非常挑剔的、非常精致的、非常貴族化的一個食客。那自《蟠虺》以來,劉醒龍的口味越來越重,越來越廣譜,食材越來越廣。他的適應性,他的胃也變得越來越強大。在評論《蟠虺》時我說流行的東西、純文學的東西、網絡文學的東西,都成了劉醒龍可以拿來運用、拿來改造,并且給他以新的滋養的裝備。 在寫《黃岡秘卷》評論的時候,我有幸讀到了於老師的一篇短文,於老師在這篇短文里面也講到這樣的問題。如果說《蟠虺》是從打破了傳統小說的精英的裝備庫的限制,那么到了《黃岡秘卷》,劉醒龍是打破傳統小說的文體界限,把歷史、把傳說等等都都納入進來。如果從大的類型與敘事方式來說,《黃岡秘卷》就是於老師所說的,它其實是一種“傳說”的寫法。所有關于父親的一切,包括作品中的許多內容,都不是作為敘事人耳聞目擊的,而是通過傳說來書寫。這恰恰是我們中國小說包括歷史敘事的傳統,只不過已經廢置多年了,但是到了醒龍這里又成功地復活了。

              作家的“民工”本色

              剛才黃曉玫同志代表學校致辭的時候,提到我們這里多年前曾經舉行過劉醒龍的討論會。那是1992年,當時物質條件很差,參加的只有十幾位,但是會議卻是高質量的。參加者年長的有大家崇敬的馮牧老師,年輕的有當時的青年評論家、現在很著名的學者丁帆。會議開得很認真。馮牧同志在會上對《村支書》等小說作了精當的分析。我們相信馮牧老師精準的審美判斷力,他不是局限在一個省,而是從全國文學的背景上,對劉醒龍的作品做出評價的。那個時候,我們就對劉醒龍有一個判斷,有一種信心。那個會還請了當時湖北作家協會的實際負責人之一劉富道同志。當時湖北省文學界的一些同志,對劉醒龍的創作有一個基本預期、基本判斷。從1992年到現在,二十六年了,劉醒龍的創作證明了馮牧老師和當時評論界的許多同志對劉醒龍的判斷和期望。那么,劉醒龍為什么能夠長期地、持續地推出發生重大影響的作品呢?我想,這是我們的討論會應該回答的一個問題。我沒有來得及深想這個問題,只是翻閱會議送給我們的書。比如說《上上長江》,它的開篇和后記,一再提到,有人說他是一個“新聞民工”。這個“有人”就是他的夫人,他的夫人是用埋怨的口氣給他一個很重要的表揚,也是符合事實的表揚。他用四十天的時間,順流而下到長江的出???,溯流而上到金沙江,旁及長江的諸多支流,進行考察,每天寫出文章及時在報紙上發表。大家都理解這樣做有多么緊張、辛勞,壓力有多大,心甘情愿這樣做,肯定有一種精神追求作支撐。所以,“新聞民工”這樣一種精神,我覺得我們可以探討一下。

              看到《上上長江》,我聯想起,1998年,長江發洪水,湖北是重災區。當時我在學校出版社工作,就和省作家協會書記蔣林同志商量,出一本關于抗洪的書。蔣林同志工作效率很高,從確定這個想法到出書,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這本書名為《驚濤駭浪中的日日夜夜》,里面有些文章寫得相當漂亮,比如岳恒壽的一篇,文采斑斕,稍后在《人民文學》上發表。最可貴的是,作家們都帶著一種很強烈的激情去寫。劉醒龍在里面也有一篇很短的文章,題目是《大功》。當時我還看到劉醒龍有張照片,穿著迷彩服,在江堤上。他去的是嘉魚縣簰洲灣。簰洲灣潰堤決口,六百三十公尺的缺口,引起全國關切、注目。劉醒龍去采訪,穿著迷彩服,和抗洪軍民肩并肩,幾次被新聞記者當做解放軍戰士。他里面寫的,被誤認讓他覺得非常的自豪,我覺得也是值得自豪的。文章寫得很短,估計也就三千來字,非常短的一篇文章。劉醒龍采訪的時候,正好遇見管涌,很嚇人的,就在長江邊上,一下子從離長江有一千多公尺的一塊田里面,大量的洪水攜著泥沙冒出來,有一千多方,從洞里面冒出來了。就在那個危急的情況下,劉醒龍跟著解放軍戰士一起、跟著當地的老百姓一起。那個地方我后來也去過,抗洪的時候,嘉魚縣委書記是我們的校友,他告訴我,當時在一線真是出生入死,隨時都有危險。軍民抗洪可歌可泣。劉醒龍那篇很短的文章,不是單純的簡單的歌頌,而且有一種文學家對于社會的審視、批判,對新聞報道中不實之處有所針砭。作家在這個時候能夠有一種審視批判的眼光,這也是難能可貴的。我提起這段往事,是覺得有助于我們思考,回答為什么劉醒龍能夠持續的有成就,可以從這里面去找原因。我們湖北文學,新中國的文學,“新聞民工”精神,前輩作家是有榜樣的。徐遲老師就是一個“新聞民工”,他在抗戰的時候就到過抗戰前線,抗美援朝時到過朝鮮,他多次應約做了《人民日報》特約記者,《人民中國》特約記者,更毅然舉家遷到湖北,為的是要寫三峽工程。他的報告文學為什么寫得那么好,就是“新聞民工”精神的迸發。新聞民工,或者我們叫做“新聞志愿者”,那就是,一個作家,愿意走出書齋,投身到億萬人民關注的生活熱點中間去,和大家共同迎接歷史性的事件和人物,讓自己的藝術思考與社會的發展同步。有了這樣一種精神,不管寫什么題材,寫歷史也好,寫傳奇也好,都會帶有一種時代精神,他的創作就會跟隨社會一起前進。

              劉醒龍是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人,他不僅自己堅持創作新作品,而且還做一些很有成效的文學公益事業。他對業余作者、年輕作者,對年老的、退休的文學家,在創作上需要支持的作家,都給予過很切實的幫助。這也是他社會責任感的一種體現。我很希望劉醒龍能夠在文學上繼續取得成績,繼續發揚“新聞民工”的精神,在省文聯負責人的崗位上,發揚“文化民工”的精神,做好為作家、藝術家,為讀者服務的工作。謝謝!

              如何打破獲獎魔咒

              剛才於老師和汪政老師等幾個老師都全方位回顧了劉醒龍老師的創作歷史,以及跟他們的學術交往。我關注醒龍老師的時間肯定不能跟他們相比。但是應該說,他的作品我讀得還是比較完備的,從他早期的作品到他近期的作品,都有比較細致的閱讀。所以我對他整個創作也有一些自己的感受,特別是對他近年來的創作。因為我們知道,在文學界,存在有一個獲獎魔咒的說法。也就是說,在獲獎、特別是獲得大獎以后,可能有種種壓力或者其他因素,其中有不少作家在得獎以后,創作會走下坡路,陷入一個明顯創作低谷的情況,甚至有可能從此再不能回到高峰。那么,醒龍老師獲得茅盾文學獎以后,他的創作會怎么樣?我想他是避免了這一魔咒的。以下,我想就他近期創作的《黃岡秘卷》談一點看法。

              我覺得,從《圣天門口》到近期的《黃岡秘卷》,醒龍老師的創作可以說有了更豐富的發展,也顯示出他多方面的才華。像《圣天門口》這樣的作品,是一種很厚重的、以思想見長的,能夠具有思想的穿透力,有獨立的對歷史的判斷,包括對人性的思考,這是大家對它比較一致的評價。那么他近期來的,像《蟠虺》這樣的作品,更多的是比較靈巧,機智。至于《黃岡秘卷》,它在這兩個方面有一些結合。表現在第一個方面,它是一個思想的縱深和故事講述兩方面的結合?!饵S岡秘卷》還是保持著醒龍對于歷史的濃厚興趣,表現出對歷史真相的探尋以及對歷史中人性問題的思考。與此同時,這部小說的結構也是非常有特點的,它是一個雙線,把一個歷史的故事和一個現實的故事穿插在一起。從中表現出作者很強的故事講述能力——當然這個能力在他作品中不是偶然,而是一貫的——在敘述能力有一些突出的追求,比如說強烈的故事性效果,以及頗為具有吸引力的懸念。所以說,從《黃岡秘卷》來說,體現了思想深度和敘述能力的結合,是歷史、現實、思想和敘述一個好的結合。

              第二個方面,我覺得他是寫實和浪漫的結合,也就是說像剛才晶明書記講的,他認為醒龍先生的創作有一種對浪漫傳統的繼承,我也覺得醒龍作品中有很強的浪漫色彩。醒龍的作品,早期寫的《鳳凰琴》那些作品,以寫實見長,所以當時被譽為“現實主義沖擊波”。但是后來他的很多作品,有浪漫的、靈性的、輕靈的這個方面,包括有神秘文化的許多因素,這體現了他多方面的創作才華,也構成了他一個比較顯著的創作特色?!饵S岡秘卷》在這兩個方面也是結合得比較好的。既有很細致的寫實,又有輕靈的想象,還穿插有某些神秘文化氣息——這又是與其對敘事藝術的追求結合在一起的,做到了把厚重和輕靈結合起來。

              另外一個方面我還感覺到,《黃岡秘卷》表現出醒龍老師對本土歷史很強的興趣,有向本土歷史、文化靠攏的自覺意識。也就是說希望實現在本土歷史探究和現實關懷兩方面的結合。作家到一定的年齡,相對而言,他跟現實的接觸應該會更越來越少。這個是很自然的,年齡大的人跟社會的接觸會減少一些。那么,一個作家創作更多要依靠自己的思想積累和生活積累,他對于歷史的思考、對于生命的思考,就可能是他文學創作更深厚的資源,也是他的創作潛力所在。醒龍的創作一直在這兩方面逡巡,成就都比較突出。但我更期待他在歷史方面的思考和創作,因為我有一個感覺,就是我們本土的歷史和文化還沒有被作家們表現出來,所以我一直有很強烈的期待。本土意識還包括一個方面,就是在敘述方面,我覺得《黃岡秘卷》表現出跟以前作品一些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吸收了中國傳統小說的一些特點,特別是往故事性方面靠攏,追求敘事的精致和復雜等方面。這部作品可以看作是醒龍老師對傳統藝術致敬的一種方式。

              就我個人來說,可能跟我的閱讀習慣、審美的趣味有關,我更加喜歡那種更有厚度的,像《圣天門口》這樣的長篇小說,它給我們的思想沖擊力更強一些。當然,這可能源于我的審美趣味比較狹窄。在今天,文學審美應該是更加豐富的,文學趣味、創作趨向也是一樣。所以,醒龍老師既能夠有《圣天門口》那種厚重的作品,又有《黃岡秘卷》這樣更富靈性,將厚重和靈性結合起來的作品,體現了一個作家豐富的個性和強大的藝術創造力。

              所以就總體來說,我覺得,在這么多年對醒龍老師的創作閱讀當中,深刻感受到他才華的厚重和豐富。這不只是說他的小說風格,也包括多種文體的創作。特別是他的散文,我覺得寫得很好,為此我專門閱讀和評論過他的散文,他的詩歌我沒讀過。能夠在多個體裁方面有高的成績很不容易??偟膩碚f,醒龍老師近年來工作那么繁重,能夠有這么持續而高質量的創作力,非常難得,應該說是完全避開了那個獲獎魔咒。所以,我們完全可以寄希望于他在以后能創作出更多的、更優秀的佳作。我就講這么一些,謝謝。

              從“我爺爺”到“我們的父親”

              前面幾位專家對醒龍的整個創作作了非常中肯且全面的評價,我都非常同意,而且很受啟發。我想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談談我對醒龍創作的一種理解和把握。也就是從他最早的“我爺爺”到今天《黃岡秘卷》中的“我們的父親”這樣一個脈絡,來談談我的感受。

              我們記得,90年代,醒龍在他的《大別山之謎》中強調了他的爺爺在他心中的位置,就是“我爺爺”對他創作的啟蒙作用。他曾經這么說:“我八十八歲的爺爺一直守護著我心靈的筆端”,他筆下大別山的森林、流水、走獸、“雪婆婆”等神秘人物,無不透露著“我爺爺”的生命信息,給他心靈上產生了重要影響。那么,他的“我爺爺”給他的創作留下了什么樣的一種精神財富呢?我覺得有兩個很重要的方面:一個是“我爺爺”一種“心靈的傳說”,這種傳說“可以鄙視一切庸俗的私利和與卑劣的妒恨,也就是潔凈心靈的堅守,這是一個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對自然界之謎的一種追尋與探索。

              我想,反觀劉醒龍這幾十年的創作,我覺得他是不是也是從這兩個方面來著力呢:一個方面就是立足于對潔凈心靈的堅守,關注著我們社會底層民眾的命運,抨擊現實中一些不公平、不合理現象,或者是為一些道德倫理的“痛失”等等,從而出現了《威風凜凜》、《鳳凰臺》、《痛失》等一系列作品。這些作品應該說是非常感人的,受到廣大讀者的贊賞,這是醒龍創作的一個重要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他從自然界之謎向著歷史之謎的追尋和探索,這也是他創作的一個重要進展。這樣一個方面我想大家都會很清楚,就是以他的《圣天門口》作為最重要的代表,這樣一個作品應該說到目前為止,是劉醒龍創作的一個高峰。這是一部非。常厚重,而且具有十分凝重的歷史感,藝術筆鋒也是上乘的。我想,綜觀劉醒龍幾十年的整個創作,可以說他“我爺爺”給他的這兩個最重要的精神財富,成了他創作的兩個側重點。

              到了新近出版的《黃岡秘卷》,我讀了以后,感覺到劉醒龍實際上在已有創作基礎上,正在尋找一種更新的高度、更新的一種創作視點。這是為什么我要把“我爺爺”到“我們的父親”提出來,我覺得《黃岡秘卷》給我們提供一個很重要的收獲,就是他對“我們的父親”這一代人的審視,這種審視我覺得是非常觸動我們心靈的。這是一個從鄉土走出,把自己整個身心投進了組織的人。其最關切的是自己列在《組織史》里的名份,在今天的社會現實面前,他的精神所面臨的困惑以及他精神的轉換,在這個方面,這個形象提供給我們思考的東西太多了。也正是在今天的這樣一種現實面前,作品寫到這位老人。在今天如何重新發現和喚醒作為一個人內心的真實情感,重新去找回自己作為家鄉血脈、與自己鄉土的血肉牽連。這樣一個形象,我覺得很富有時代特色,我們是不是可以把它稱為“回歸者”的形象?因為作品當中幾次說到他的回歸,這樣一個回歸者的形象,實際上在我們今天作為社會轉型階段里,是很有典型意義的。

              所以我想的話,我們今天研究劉醒龍的作品,它的新的突破,或者在向新的高度邁進的時候,這樣一個“我們的父親”的形象是非常有研究價值的。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harmaci.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評論家、作家暢談劉醒龍近作與新世紀文學發展趨勢

            2019-07-17 09-02-47

              2018年11月24日至25日,“劉醒龍近作與新世紀文學發展趨勢”學術研討會在華中師范大學逸夫國際會議中心隆重舉行。本次會議由華中師范大學中國語言文學一流學科、中國新文學學會、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劉醒龍當代文學研究中心、《新文學評論》編輯部共同主辦。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閻晶明,《人民文學》主編施戰軍、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李修文,湖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武漢大學教授於可訓,江蘇省作協書記處書記、副主席汪政,原湖北省作協主席、華中師范大學教授王先霈,暨南大學教授、中國新文學學會副會長賀仲明,武漢大學教授陳美蘭等來自全國各地的130多位著名專家學者蒞臨會議。會議圍繞著劉醒龍近作與新世紀文學發展趨勢的關系展開了精彩的討論,助推著中國當代文學創作與研究繁榮發展。

              本次會議的重要發言整理后刊發于《新文學評論》2019年第2期。

             

             

              劉醒龍的啟示

              坐在今天這個會場我非常感慨。我不是第一次來參加劉醒龍的作品研討會了。長篇小說《圣天門口》研討會,電視劇《圣天門口》研討會我都參加過?!短煨姓摺帆@得茅盾文學獎,我也是當時的評委之一。但是我并不能說對劉醒龍的創作有多么熟悉,更不能說有深入的研究,我今天主要是來祝賀的。今天的會場里,幾代學者聚集一堂,大家是從全國各個地方趕過來參加這個研討會。首先,我要對我們本次研討會的隆重召開表示熱烈祝賀,也特別感謝湖北省,武漢市黨委、政府、特別是宣傳部門、文聯作協對文學事業、對當代作家的創作、對劉醒龍本人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也特別感謝華中師范大學,一所綜合性的大學對當代作家特別是湖北作家創作成就的肯定和重視。

              今天的研討會非常重要,劉醒龍的創作歷程可以說是伴隨著中國新時期文學成長,他是一個見證者,也是一個重要的參與者。他這么多年的創作不斷求新求變,同時又有很多自己所堅持的不變的執著。接下來,我們要用一天半的時間去討論這些話題,我覺得很有價值。我們今天的研討會并不是說研討劉醒龍本人,為他加冕、慶功,而是對劉醒龍近作與新世紀中國當代文學發展趨勢進行學術研討。這既是在討論劉醒龍,也是在討論新世紀中國文學的發展趨勢,應該說是很有價值的話題。

              關于劉醒龍的近年來的創作,結合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我談三點關系或者說啟示。

               第一,劉醒龍持之以恒堅持創作的啟示。堅持創作是劉醒龍非常突出的特點,這并不簡單是個外圍性問題。劉醒龍在湖北甚至在全國也是非常少有的魯迅文學獎、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他獲得魯獎很早,進入新世紀后又獲得了茅盾文學獎,應該說他的榮譽基本貫穿了他的創作史,但是劉醒龍一個很重要的優點,就是他持續獲獎,但是他沒有接下來松口氣、享受榮譽帶來的愜意的想法。他堅持創作,特別需要強調的是,我說的這種堅持創作,不是通過演講、創作談、接受記者的訪談來維持自己的聲譽,而是繼續的深入思考,不斷拿出大作品,特別是創作長篇小說。我們今天研討的是他的近作,實際上主要是《蟠虺》和《黃岡秘卷》,其實從《蟠虺》到《黃岡秘卷》,就是我剛剛說的堅持創作大作品的最好證明。當然,作為一個勤奮的作家,他同時創作了很多散文作品,特別是近年來結集出版的《上上長江》也是上乘之作。這種堅持小說本位又堅持創作新作品、大作品的行動本身,我認為在當前中國的文學、文化的氛圍和氣息下,是非常值得稱贊的。

              第二,劉醒龍的創作有一種藝術自覺,努力在追尋歷史和現實的融合。劉醒龍的創作,從題材上,是在呈現歷史和表現現實上都有豐富的、重要的收獲。從表現歷史題材上來說,我覺得中國新時期這四十年的小說創作的發展其實還是有些變化的,我們就說一些淺性的、表面的或者形式上的一些變化。新時期初中期的歷史題材,就是直接進入歷史,歷史空間都是相對的、具體的,比如說湖北的老一代作家姚雪垠的《李自成》,以及后來的二月河的系列作品,孫皓暉的《大秦帝國》,都是直接進入歷史,當代的啟示是一種間接的回響。后來慢慢的發展,出現另外一種創作情形,即在呈現歷史當中不斷的帶入當代現實,也就是從當代的視角去返回歷史的現場。這種題材創作以現代歷史題材為多,比如反映近代以來,五四以來,抗戰以來,等等。但是新世紀以來,歷史題材的格局已經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網絡文學出現之后,歷史題材就不是我剛才所說的那兩種情況了,網絡文學里面有著很重要的創作叫做穿越,有了穿越以后,無論你是寫唐代、戰國還是春秋,總之,再遙遠的歷史跟今天的當代人都有著某種奇怪的、荒誕的甚至是奇葩式的勾連。比如說一個人可以帶著手機回到唐朝,這都是在在小說里、在電視劇里可以看到的。而在現代歷史的表現當中,由于有了百年史、家族史的創作熱潮,一個作家要寫一個家族史、百年史,都要盡量把歷史線索打通,所以現代和當代勾連在一起,是一種線性的延長。當然對于每個作家來說,創作具體的細節上還是存在不同的。

              劉醒龍給我們提供的就是另外一種情形,他的《蟠虺》和《黃岡秘卷》有一個共同特點,即消融了歷史的線性劃分,他筆下的歷史和現實不是一種延長、延伸,而是一種融合。比如說《蟠虺》,寫的是古代的楚文化、楚文物,但是小說表達的主題并不集中在這一點上,其寓意其實是在當代。有評論家說這部小說的批判鋒芒直指當下的知識分子,這個評價我比較認同?!饵S岡秘卷》,也不是那種我們常見的百年史式的寫法,在這部小說里面,歷史的敘事被完全的交叉,是交織的,沒有現代和當代的概念可以定奪,小說的敘述者是一個家族里面的后輩,他與許多人物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系、聯系,這些人物的經歷、故事、情感、命運,都因為敘述者而匯集。劉醒龍近年小說在歷史與現實的表現上呈現出的特點,是他個人創作上日益成熟的標志,也在小說經驗上做出了具有啟示性的探索。

              第三,劉醒龍有明確的地方志的意識,同時又有自覺中國精神表達。他的創作一直有著明確的地理標識,他的湖北文化、荊楚文化的意識非常強。但是《黃岡秘卷》的創作表明,其實劉醒龍的創作過程也還是有變化的,他更加自覺的、更加直接的把地方性寫成共性,把地域性寫成具有地方史志色彩,非常自覺地描寫地方文化甚至地方性格。這種地方志的寫法是這幾年來中國當代小說創作的具有趨勢性的變化,很多作家愿意把自己的小說寫的更有明確的地理方位,更想要在為地方立志方面有所作為。但我個人也有一種思考,就是過分突出和確定,過度狹窄的地方性或者說地域標識,作為小說,在格局上是不是同時也會受到限制,以及創作素材、創作抱負、主題格局的廣泛性、復雜性,是否受到影響。我認為劉醒龍在創作《黃岡秘卷》的時候,至少做到了一點,就是在突出地域性的同時,甚至在強調地域性、具有史志性特點的同時,又努力地、自覺地打開格局、突破地方性格局。比如說小說一開始的少川及其女兒北童等人物出現,以及后來一系列人物的進入和故事的展開,就是在多角度的、多層次的,用各種眼光來打量、觀照、評價所謂的故鄉、家族。作品的意象是很具體的,很有地域性,包括很多外來人員根本不可能感受到的方言、俚語的引入。但是作為小說家,他的態度和表達主題有一種自覺的開放性。劉醒龍的近作如果說對當代文學發展趨勢有什么啟示的話,就是在這種趨勢的趨同性當中,還有自己的個性,而他自己的個性,其實也對其他的作家特別是青年作家的創作具有很強的啟示意義。雖然小說中寫得是一個地方人的、地方性的,但是能夠感覺到作家的努力其實是一種中國精神的表達,使其更具體化,而且能夠出入和伸縮,這就是一個大作家和一般作家的區別。我認為劉醒龍的創作還會繼續下去,他還會給我們帶來大作品,而且也值得我們去認真地分析。

              在華中師范大學成立劉醒龍當代文學研究中心是非常有必要而且也有繼續下去的價值,為劉醒龍個人創作、湖北文學包括對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提供更多的啟示,提供更多有學術價值的成果。祝賀醒龍,也祝賀本次研討會取得圓滿成功。

              境遇感、根須與方圓

              我是醒龍的資深讀者,從90年代跟蹤他的創作,到現在作為一名編輯,對他的親近和了解不必說。在我的閱讀經驗當中,劉醒龍的創作首先是有境遇感,也就是接地氣、有現實關懷。像《鳳凰琴》、《分享艱難》、《天行者》這些非常優秀的作品都具有現實品格。探究現實的秩序和由頭,找出現實的頭緒,需要有非凡的眼力。面對塌陷的現實,越來越多的作家都在猶疑,但劉醒龍沒有選擇跺腳,而是選擇邁出步去,這就是他的境遇感。

              第二, 劉醒龍的創作有根須。剛剛修文提到他的《大別山之謎》,這部小說帶有一定的先鋒氣質和尋根氣質,同時又帶有一種神秘感和濃厚的楚文化氛圍,事實上他是用這部小說接續了偉大的文化傳統。我們知道在《圣天門口》當中有一個文本叫《黑暗傳》,像《蟠虺》的故事來源則是一個國之重器——曾侯乙尊盤,而《黃岡秘卷》是一個卷中有卷的小說,其中的書中書就是《劉氏家志》。他的想象和虛構無一不是從根須生發,所以他的每部小說里都有想象的淵藪和憂患的去向,他的根須非常壯碩,觸須非常韌長,他甘心笨拙地探取,同時又有情不自禁的敏銳,這就是他的創作。像《黃岡秘卷》的《劉氏家志》就是一個根須,它連接著近前的歷史與現實,他從這部小說里不僅僅探討一個家族的來去 ,更重要的是點活了修齊治平的現代意義。

              第三,有方圓。方與圓可以形容一個人的性格,也可以形容一部作品的格局。劉醒龍的每部作品都有個性的棱角、犄角、銳角,而面對浩大生命的時候,他又選擇了圓融、包容。有方圓便意味著有格局。劉醒龍是一個心懷家國天下的作家,從小山村、小學校到百年的“圣天門口”,從小縣城、小文化館到大型的高級知識分子群,從《大樹還小》的反諷、反思,到《上上長江》的莊重、莊嚴。他是一個有整體結構的作家,他不僅是一位小說家,還是一位詩人,理想的詩的心智,誠摯的散文的情致,他通向求索的小說的意志,這些都讓他不亂方寸,自得方圓。他是以個人的腳步來進入自己的作品?!渡仙祥L江》是很讓人感動的,這是由他從入??谝恢弊叩皆搭^的經歷本身形成的文字。我覺得在當今的作家里面可能沒有幾個人有這樣的耐心和體力,但是劉醒龍他做到了,它不僅僅是耗了體力和心力,整個過程我是非常了解。他的意志力所通達之處讓一個知識者的王國顯形于月涌大江與驚濤拍岸,芳草萋萋與西海茫茫奇妙一統的江山之中。

              湖北文學的高度與寬度

              尊敬的閻主席,大家早上好!我剛剛和我們朱書記商量了一下,一會兒由我們朱書記代表湖北省作協表達對各位的敬意。我和劉老師在同一個屋檐下工作了二十年,從我第一次閱讀他的作品到今天已經三十年了?,F在我從一個一直近距離見證和觀察劉老師寫作的讀書人的角度來表達我對劉老師的認識和敬仰。

              我第一次讀到劉老師的作品大概是在高中,那時候我站在書店里讀《威風凜凜》。對于這部杰出的長篇小說,一直到今天我也認為在相當程度上對它的闡釋、它對于當時那個時代文學的獨特意義并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掘和認可。我大概是在1999年和劉老師成為同事的,我見證了一個龐大、豐富、駁雜的獨屬于劉醒龍本人的文學體系和文學世界的形成。因為我和劉老師住得比較近,所以我在很多時刻近距離地尤其是在劉老師寫作《圣天門口》的過程中,見證了他的榮光分娩,也見證了他寫作時的虛弱。終于,當這一部作品拿出來的時候,我確實感覺到劉老師作為真正的寫作者的勝利和驕傲。

              近距離觀察了他寫作這么多年后,我想對于我個人來講,有這么幾點非常重要的啟示:

              第一,在每一個新時期以來,在每一個重大的歷史時刻,劉老師的作品總是能夠非常深入這個時代,總是能夠記錄下當時最豐富、最敏感的那條神經。無論是民辦教師的命運,中國鄉村社會的制度,以及在每一個時代那些知識分子、那些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如何與時代共謀,像這樣一些重大主題,劉老師都有極為深刻而精確的表現與揭示。

              第二,還有一個在我看來非常重要的話題實際上還遠遠沒有得到充分的揭示。劉老師除了是一個杰出的現實主義作家之外,我個人覺得從他的《大別山之迷》開始一直到最近的《黃岡密卷》,他其實也是一個典型的楚國式的文學后裔,所以他的小說一直到今天,實際上還是具備非常典型的楚地式的文化品格。當然,這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靠他獨特的、無法取代的、個人的、湖北式的人格。在他一系列作品里,都有非常充分的體現,可是這樣一個在我看來非常明顯的美學標志,我個人認為在對他的研究當中沒有得到充分的表達。

              第三,我覺得確實要向劉老師學習他身上這種作為一個作家的“靜”。他在寫《圣天門口》的時候,我想幾乎也是心力交瘁的。在許多和他共度的時刻,我的確感受到了一個作家打他自己個人的一場戰爭之艱難??墒俏覀兛匆?,他一直還在對包括小說藝術本體的不斷的精進當中。包括最近的《黃岡秘卷》,無論是他的思想深度還是語言方式,或者是他所采取的敘述角度,我覺得都讓我們看見了一個作家永不倒下、不斷地往前精進的一種生命的可能和意志的可能。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我想我們湖北文學發展到今天所取得的成就里,劉老師——一個能夠典型地代表湖北文學高度和寬度的作家,應該說是做出了主要的貢獻。

              今天我們的主題我個人覺得非常的好!這樣一個新時期文學發展趨勢的研討會,充分說明了我們劉老師在接下來還有無限廣闊的創作和生命的可能性,祝福劉老師,也感謝大家,謝謝!

              中國作家的勞動模范

              其實施戰軍不需要話筒,最需要話筒的是我,剛好老天眷顧,來電了。我聲音很小,沒有話筒,說不出話來。我和醒龍太熟了,經常開他的會。不過我還是有很多話要講。這個會我沒有特別的準備,因為對于醒龍和他的作品,都爛熟于心,用一句戀愛的話說就是:他裝在我心里。這么多年,他人也裝在我心里,作品也裝在我心里。因為他的創作見證了近40年文學發展的歷史。我們這些湖北的評論家,老一輩像王老師、陳老師,我們也見證了醒龍創作的歷史。所以我就想起來,我曾經寫過一本關于王蒙的書,有人發過一篇書評,標題叫《一個人的文學史》,是說從一個作家的整個創作中可以看出一個文學發展的歷史來。我覺得這樣一句話,也可以用到醒龍的創作當中。因為醒龍的整個創作也構成了一部文學史。他不光見證了一個文學歷史,而且自己也在譜寫一部近40年來的文學歷史。所以我接到這個發言通知以后,我想的最多是劉醒龍的創作經歷。

              一、80年代創作起步——溫暖、寬容

              他大概是從80年代中期前后開始創作的。具體講,有些履歷里面寫84年。好像84年以前也搞過一些文學,那時是一個文學愛好者,算不了一個作家的正式創作經歷。醒龍正式發表作品以后,它基本上避開了傷痕文學的潮流,所以他的作品很溫暖,也很寬容,沒有傷痕文學那樣一種痛不欲生。他本人雖然經歷過文革,但不會很深。跟我們比,那時他只是個小孩。我不敢在醒龍面前充大,但是那個時候我們都是老紅衛兵。所以他沒有經歷過很深的文革創傷,他心靈里面沒有這些東西,所以他既沒寫過這一類作品。后來的作品,一般來說,也是溫暖的,寬容的,我覺得這是醒龍的文學創作一個很重要的起點。

              二、90年代創作——對西方思潮的借鑒與現實主義根基

              在90年代以前,他趕上了中國當代文學藝術革新的潮流。當時大家紛紛去學習西方現代主義,其中也包括后現代主義。因為我們對現代主義40年來一直有很多誤讀,好多實際上不屬于現代主義的一些派別都被我們叫做現代主義。從經典意義上講,現代主義在小說里面只有意識流小說,在詩歌里面只有象征主義,我們講的魔幻現實主義新小說這之類的都應該屬于后現代主義。不管怎么樣,那個時期中國作家主要是追逐西方的東西,醒龍在這個當中受了一點影響,但他的作品還是有現實根基的。他的《大別山之謎》就是這種復雜影響的代表作,我曾經寫過一篇很長的評論,談到這個問題。跟那時受西方現代后現代影響的其他作家相比,他們大都喜歡追逐西方那種純粹觀念性的東西,如存在主義哲學觀念、生命哲學觀念,也有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或者是學習、模仿那些技巧性的東西,都離開了現實的根基。醒龍不同,他是有現實根基的,用施戰軍的話講是有根須的,是扎根現實的,從他這期間的許多作品當中可以看得出來。有些作品,像《女性的戰爭》中的那些短篇,我特別贊賞,那一組短篇小說,應該說是當代短篇小說的精品。它那里面還是很現實的,雖然是寫的歷史故事,但很現實。所以像這個時期醒龍的創作,它跟當時的那種整個文學潮流基本上是合拍的,也是一致的,但又避免了潮流當中有些極端化的東西。這是醒龍的創作一開始就比較穩健的重要標志。

              進入90年代后,我注意到,92年是他很豐收的一年,這一年發表了他引起很大關注的《鳳凰琴》《村支書》?!洞逯肥菍懙孟喈敽玫囊粋€作品,大家因為太注重《鳳凰琴》,就把《村支書》忽略了。無論是立意,對現實反映的深度,還是對轉型期的中國社會政治心理的表現,都是很深刻的,筆法也非常簡練,非常好的一個短篇。這一年還有一個《秋風醉了》,我也覺得是個很有詩意的小說,但是關注度可能少一點。從這些作品以后,醒龍就被認為是一個地道的現實主義作家,很關注現實問題,尤其是鄉村教師的命運。一直到后來《天行者》把這個題材和主題進一步擴大,進一步深化,就產生出一部獲得“茅盾文學獎”的作品。茅獎評審那一屆剛好我是評委,我參加了評審,六輪投票,《天行者》一直名列前茅,最后終于獲得了“茅盾文學獎”。說明大家對他的作品還是很肯定的,而且一直是很贊賞的。

              到了90年代中期,雷達先生對當時的部分創作,有一個命名,叫“現實主義沖擊波”,所指作家首推劉醒龍。醒龍本人好像不太贊成用這樣一個詞、這樣一個帽子戴在他頭上,但是作品《分享艱難》卻是在雷達先生命名的這一年,即1996年發表的。離發表《村支書》《鳳凰琴》雖然只有幾年的時間,也屬于這個時段里的創作,但在現實主義的作品中,卻增加了許多新的元素,達到相當的深度。叫不叫沖擊波,沖擊了什么東西,雷達先生在世時也沒有做具體解釋,但是我覺得對于一個轉型期的社會,對那一些有擔當的基層干部形象的描寫,這部作品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的。因為以前對基層干部形象的塑造,要么是純粹去贊頌,像梁生寶似的,帶領大家走社會主義道路,這當然是那個時代的一種典型。后來貶斥的比較多。但醒龍寫的是在一個社會轉型期、在很復雜的社會環境當中有擔當的,不光是道德上的擔當,而且是道義上的擔當的農村基層干部。我覺得寫這個東西非常難,醒龍的作品達到了相當的深度,這類人物形象在當代文學當中也是少見的。所以這個作品不管怎么命名,我覺得是走在現實主義這條路上的,是達到了一個相當深度、相當高度的作品。

              三、新世紀創作——對文化問題的關注與中國文學未來的發展趨勢

              到了新世紀以后,2005年,醒龍發表了一個很重要的作品,就是《圣天門口》,涉及到革命歷史題材。我跟他是一個地方的人,不是同一個縣,是個大老鄉。我們都是鄂東人。那個地方老鬧革命,因為那地方很窮,民風有文雅的一面,出了很多教書先生、文人墨客,但是也出了很多匪氣很足的人,屬于民風刁蠻。在那個地方容易鬧革命。一窮了以后教書先生就不做聲了,那些比較狠的人就去鬧革命,所以李先念主席生前有一句話說,什么叫革命?革命就是斗狠。我們樊星教授很熟悉這句話,那個地方這種人很多,所以革命根基很深厚。醒龍寫那個地方的革命,可能跟寫別的很經典的革命是不一樣的。尤其是跟北方地區不同。和山西的革命、陜北的革命,甚至是山東那地區的、河北那地方的革命是不一樣的。鄂東的革命,有鄂東革命的一些特點,人性、民風,包括革命的方式,這些東西都跟北方革命不一樣,革命也有各種各樣的方式,醒龍在這一方面我覺得是比較深刻的,而且比較有歷史性,全面再現了南方地區這樣一種革命氣象。剛才有學者講有很深的楚文化的底蘊,我覺得與楚文化聯系起來也說得上,有很強的南方氣息。

              我覺得這個作品在當代文學史上是相當有分量的一部長篇小說。有些可惜,我認為這個作品就應該得茅獎。到了新世紀以后,醒龍的作品就開始轉到另一方面,比較關注文化問題。我覺得按照今天的會議的標題來講,也是一種趨勢。因為中國當代作家以前取材,或者說看問題的角度,大多數是從政治學的角度,后來從比較廣義的社會學角度。到了尋根以后,開始關注一些文化問題,但是真正專注于文化問題的,這樣的作家還不是太多。醒龍從《蟠虺》開始一直到現在《黃岡秘卷》,才比較關注文化問題,《蟠虺》主要是關注一種文化人格,《黃岡秘卷》關注的主要是一種地方性格,一種民風、民性的形成。我覺得這方面,對比于早期,他的創作明顯是有所變化的。

              這個變化也是中國當代文學一個趨勢性的東西。包括他的散文《上上長江》,它不僅僅是一個游記,也不是余秋雨式的那種大散文,把旅游手冊加上一點感想串起來這種東西。而是真正去探討這條母親之河,它上面的一些文化蘊涵。包括沿途的一些民情、風俗、民風、民性這些東西。醒龍最近的創作預示了中國文學未來的一個發展趨勢,它也是許多作家努力的一個方向。剛才閻主席跟醒龍加了壓力,說相信他還會有大作品出現。我說這是把人往死里逼,我們普通朋友說這句話無所謂。我們跟醒龍說,醒龍你還會有大作品出現,他可以笑一笑完事,寫不寫都無所謂。但是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來下這個命令,我覺得這是逼人的事情、逼死人的事情。但我相信醒龍身上是有東西可榨的。最近幾年他忙了很多事情,又寫書法,還要搞別的東西,還寫出這么多作品,這也是一個模范。以前我們說張煒是一個勞動模范,醒龍也可能是我們湖北或者說中國作家另一個勞動模范。我相信醒龍將來的創作會更好,會有更多帶給我們驚喜、更好的作品出現,我講完了。好,謝謝大家。

              漸入佳境的文學食客

              非常高興來參加醒龍這個研討會。剛才聽了各位領導,特別是閻晶明主席,李修文主席,分別從評論和創作的角度對醒龍的評價非常到位,包括剛才兩位專家的發言,對我都有很大的啟發。就“劉醒龍近作與新世紀文學”這個話題,我有這樣幾點感想:

              第一,進入新后,劉醒龍以自己的創作改變了我們傳統純文學作家的姿態和面貌。上世紀80年代以來,文學確實高高在上,像醒龍這樣的大家基本上完全是一副端著的樣子,至少他們認為自身有著特殊的身份和地位。但是新世紀以來,我覺得醒龍改變了自己這種傳統作家的形象。他不再端著,他放下了身段。放下身段的一個重要的標志,就是說他不再企圖,或者說他不再固守著自己已經取得的成就。他也并不認為,至少從創作這個角度來講,他不再認為自己過去的成就,那種已經形成的相對固化的風格是他必須要堅守的,而且要不斷地添磚加瓦。放下了,醒龍就變得非常的放松,看上去好像看輕了自己的文學成就,實際上是放下了包袱。所以我在最近討論醒龍的文字里面,再三說過這樣一些話:醒龍現在已經到了一種游刃有余的自由的境界,把自己過去的那些標志性的成就放下,把自己建構起來的那種風格放下,不企圖在為它添磚加瓦,對自己而言其實是一種減負。一旦減負之后,醒龍開辟了一個又一個的屬于自己的、嶄新的藝術天地。所以對新世紀之后的劉醒龍,你很難說他是統一的?!妒ヌ扉T口》是一個樣子,《天行者》又是一個樣子,《政治課》則是另外一個樣子。特別是《蟠虺》一出來的時候,不僅是我,我想許多讀者看了都吃了一驚。搞評論的人,如果對一個作家長期跟蹤,比較熟悉,一般喜歡按照慣性的思維,將評論對象新作品往以前的作品、從前的風格上靠。比如對醒龍,我們就會先往《圣天門口》上靠,然后把《政治課》跟《天行者》再對上去,再把《蟠虺》跟《政治課》給對上,最后,把《黃岡秘卷》跟《蟠虺》再對上,結果全對不上。這說明一個什么問題?說明劉醒龍改變了自己的形象,自己創造的美學形象,他改變了自己創造風格和個性建構的姿態和策略,所以他能夠開辟一個又一個不同的天地。

              第二,剛才晶明主席說,他的小說打通了跟現實的關系,接續了歷史跟現實的縱向鏈條。在我看來,這種接續,使他不再是一個只在紙上行走的作家,他重建了文學與現實的實踐性關系,劉醒龍成為了一個行動的作家。所以從他的《蟠虺》到《上上長江》,再到《黃岡秘卷》,我們看到的不只是一個書齋中與書頁里的作家,而是一個在大地、在歷史的深處,在卷軼浩繁的經典行動與思考的作家。他在一個又一個陌生的領域行走、學習、思考。我曾經問過劉醒龍,問他寫《蟠虺》看了多少書?做了多少功課?他只說了一句,那些博物館就不說了,那些考古現場也不說了,看看他的書房,書架上面上千冊的都是有關青銅器的專業書籍。我邀請醒龍到江蘇去講課,他說我一定來。來后我問他是怎么來的?他說恰好武漢一個晚報舉辦活動,主題是走長江。他是沿著長江走到南京去給江蘇的作家講那一課的。至于這一次《黃岡秘卷》,那是他深入到家鄉,深入到家鄉的腹地,深入到家鄉的歷史的幽暗處的成果。

              第三,從這個角度來講,新世紀以來,劉醒龍重建了或者說更新了他與讀者的關系。從《蟠虺》的題材來講,它與當下知識分子的境況,與我們社會知識分子文化,同時也與舉國關注的“古玩熱”是對應的。至于說《上上長江》,更是與讀者約定和作品,為此,他推掉了許多活動,他的理由就是讀者在等著。這次的《黃岡秘卷》與現實的關聯度,與讀者的興奮點很契合。比如教育,比如反腐。雖然《黃岡秘卷》中邵川以及她的孩子,包括“黃岡秘卷”制作的過程不是這部作品的主線,但醒龍關注到了教育,關注到了應試中的“黃岡現象”。從副主題來講的話,它也是對讀者、對當下現實人們所關心的熱點的一個呼應。

              第四,最后一點,我要說的就是新世紀以來劉醒龍已經漸入佳境,海闊天空,無所不能。比如他在文體上面就有許多的創新。劉醒龍不再堅守著我們傳統純文學的資源,他不再固守著遠說從五四新文學開始,近說從新時期文學開始的純文學的資源。一旦不再執念,處醒龍覺得可用的資源就變得十分豐富和廣闊。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如果說以前以《圣天門口》為代表的話,劉醒龍是一個在食材上、在口味上非常挑剔的、非常精致的、非常貴族化的一個食客。那自《蟠虺》以來,劉醒龍的口味越來越重,越來越廣譜,食材越來越廣。他的適應性,他的胃也變得越來越強大。在評論《蟠虺》時我說流行的東西、純文學的東西、網絡文學的東西,都成了劉醒龍可以拿來運用、拿來改造,并且給他以新的滋養的裝備。 在寫《黃岡秘卷》評論的時候,我有幸讀到了於老師的一篇短文,於老師在這篇短文里面也講到這樣的問題。如果說《蟠虺》是從打破了傳統小說的精英的裝備庫的限制,那么到了《黃岡秘卷》,劉醒龍是打破傳統小說的文體界限,把歷史、把傳說等等都都納入進來。如果從大的類型與敘事方式來說,《黃岡秘卷》就是於老師所說的,它其實是一種“傳說”的寫法。所有關于父親的一切,包括作品中的許多內容,都不是作為敘事人耳聞目擊的,而是通過傳說來書寫。這恰恰是我們中國小說包括歷史敘事的傳統,只不過已經廢置多年了,但是到了醒龍這里又成功地復活了。

              作家的“民工”本色

              剛才黃曉玫同志代表學校致辭的時候,提到我們這里多年前曾經舉行過劉醒龍的討論會。那是1992年,當時物質條件很差,參加的只有十幾位,但是會議卻是高質量的。參加者年長的有大家崇敬的馮牧老師,年輕的有當時的青年評論家、現在很著名的學者丁帆。會議開得很認真。馮牧同志在會上對《村支書》等小說作了精當的分析。我們相信馮牧老師精準的審美判斷力,他不是局限在一個省,而是從全國文學的背景上,對劉醒龍的作品做出評價的。那個時候,我們就對劉醒龍有一個判斷,有一種信心。那個會還請了當時湖北作家協會的實際負責人之一劉富道同志。當時湖北省文學界的一些同志,對劉醒龍的創作有一個基本預期、基本判斷。從1992年到現在,二十六年了,劉醒龍的創作證明了馮牧老師和當時評論界的許多同志對劉醒龍的判斷和期望。那么,劉醒龍為什么能夠長期地、持續地推出發生重大影響的作品呢?我想,這是我們的討論會應該回答的一個問題。我沒有來得及深想這個問題,只是翻閱會議送給我們的書。比如說《上上長江》,它的開篇和后記,一再提到,有人說他是一個“新聞民工”。這個“有人”就是他的夫人,他的夫人是用埋怨的口氣給他一個很重要的表揚,也是符合事實的表揚。他用四十天的時間,順流而下到長江的出???,溯流而上到金沙江,旁及長江的諸多支流,進行考察,每天寫出文章及時在報紙上發表。大家都理解這樣做有多么緊張、辛勞,壓力有多大,心甘情愿這樣做,肯定有一種精神追求作支撐。所以,“新聞民工”這樣一種精神,我覺得我們可以探討一下。

              看到《上上長江》,我聯想起,1998年,長江發洪水,湖北是重災區。當時我在學校出版社工作,就和省作家協會書記蔣林同志商量,出一本關于抗洪的書。蔣林同志工作效率很高,從確定這個想法到出書,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這本書名為《驚濤駭浪中的日日夜夜》,里面有些文章寫得相當漂亮,比如岳恒壽的一篇,文采斑斕,稍后在《人民文學》上發表。最可貴的是,作家們都帶著一種很強烈的激情去寫。劉醒龍在里面也有一篇很短的文章,題目是《大功》。當時我還看到劉醒龍有張照片,穿著迷彩服,在江堤上。他去的是嘉魚縣簰洲灣。簰洲灣潰堤決口,六百三十公尺的缺口,引起全國關切、注目。劉醒龍去采訪,穿著迷彩服,和抗洪軍民肩并肩,幾次被新聞記者當做解放軍戰士。他里面寫的,被誤認讓他覺得非常的自豪,我覺得也是值得自豪的。文章寫得很短,估計也就三千來字,非常短的一篇文章。劉醒龍采訪的時候,正好遇見管涌,很嚇人的,就在長江邊上,一下子從離長江有一千多公尺的一塊田里面,大量的洪水攜著泥沙冒出來,有一千多方,從洞里面冒出來了。就在那個危急的情況下,劉醒龍跟著解放軍戰士一起、跟著當地的老百姓一起。那個地方我后來也去過,抗洪的時候,嘉魚縣委書記是我們的校友,他告訴我,當時在一線真是出生入死,隨時都有危險。軍民抗洪可歌可泣。劉醒龍那篇很短的文章,不是單純的簡單的歌頌,而且有一種文學家對于社會的審視、批判,對新聞報道中不實之處有所針砭。作家在這個時候能夠有一種審視批判的眼光,這也是難能可貴的。我提起這段往事,是覺得有助于我們思考,回答為什么劉醒龍能夠持續的有成就,可以從這里面去找原因。我們湖北文學,新中國的文學,“新聞民工”精神,前輩作家是有榜樣的。徐遲老師就是一個“新聞民工”,他在抗戰的時候就到過抗戰前線,抗美援朝時到過朝鮮,他多次應約做了《人民日報》特約記者,《人民中國》特約記者,更毅然舉家遷到湖北,為的是要寫三峽工程。他的報告文學為什么寫得那么好,就是“新聞民工”精神的迸發。新聞民工,或者我們叫做“新聞志愿者”,那就是,一個作家,愿意走出書齋,投身到億萬人民關注的生活熱點中間去,和大家共同迎接歷史性的事件和人物,讓自己的藝術思考與社會的發展同步。有了這樣一種精神,不管寫什么題材,寫歷史也好,寫傳奇也好,都會帶有一種時代精神,他的創作就會跟隨社會一起前進。

              劉醒龍是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人,他不僅自己堅持創作新作品,而且還做一些很有成效的文學公益事業。他對業余作者、年輕作者,對年老的、退休的文學家,在創作上需要支持的作家,都給予過很切實的幫助。這也是他社會責任感的一種體現。我很希望劉醒龍能夠在文學上繼續取得成績,繼續發揚“新聞民工”的精神,在省文聯負責人的崗位上,發揚“文化民工”的精神,做好為作家、藝術家,為讀者服務的工作。謝謝!

              如何打破獲獎魔咒

              剛才於老師和汪政老師等幾個老師都全方位回顧了劉醒龍老師的創作歷史,以及跟他們的學術交往。我關注醒龍老師的時間肯定不能跟他們相比。但是應該說,他的作品我讀得還是比較完備的,從他早期的作品到他近期的作品,都有比較細致的閱讀。所以我對他整個創作也有一些自己的感受,特別是對他近年來的創作。因為我們知道,在文學界,存在有一個獲獎魔咒的說法。也就是說,在獲獎、特別是獲得大獎以后,可能有種種壓力或者其他因素,其中有不少作家在得獎以后,創作會走下坡路,陷入一個明顯創作低谷的情況,甚至有可能從此再不能回到高峰。那么,醒龍老師獲得茅盾文學獎以后,他的創作會怎么樣?我想他是避免了這一魔咒的。以下,我想就他近期創作的《黃岡秘卷》談一點看法。

              我覺得,從《圣天門口》到近期的《黃岡秘卷》,醒龍老師的創作可以說有了更豐富的發展,也顯示出他多方面的才華。像《圣天門口》這樣的作品,是一種很厚重的、以思想見長的,能夠具有思想的穿透力,有獨立的對歷史的判斷,包括對人性的思考,這是大家對它比較一致的評價。那么他近期來的,像《蟠虺》這樣的作品,更多的是比較靈巧,機智。至于《黃岡秘卷》,它在這兩個方面有一些結合。表現在第一個方面,它是一個思想的縱深和故事講述兩方面的結合?!饵S岡秘卷》還是保持著醒龍對于歷史的濃厚興趣,表現出對歷史真相的探尋以及對歷史中人性問題的思考。與此同時,這部小說的結構也是非常有特點的,它是一個雙線,把一個歷史的故事和一個現實的故事穿插在一起。從中表現出作者很強的故事講述能力——當然這個能力在他作品中不是偶然,而是一貫的——在敘述能力有一些突出的追求,比如說強烈的故事性效果,以及頗為具有吸引力的懸念。所以說,從《黃岡秘卷》來說,體現了思想深度和敘述能力的結合,是歷史、現實、思想和敘述一個好的結合。

              第二個方面,我覺得他是寫實和浪漫的結合,也就是說像剛才晶明書記講的,他認為醒龍先生的創作有一種對浪漫傳統的繼承,我也覺得醒龍作品中有很強的浪漫色彩。醒龍的作品,早期寫的《鳳凰琴》那些作品,以寫實見長,所以當時被譽為“現實主義沖擊波”。但是后來他的很多作品,有浪漫的、靈性的、輕靈的這個方面,包括有神秘文化的許多因素,這體現了他多方面的創作才華,也構成了他一個比較顯著的創作特色?!饵S岡秘卷》在這兩個方面也是結合得比較好的。既有很細致的寫實,又有輕靈的想象,還穿插有某些神秘文化氣息——這又是與其對敘事藝術的追求結合在一起的,做到了把厚重和輕靈結合起來。

              另外一個方面我還感覺到,《黃岡秘卷》表現出醒龍老師對本土歷史很強的興趣,有向本土歷史、文化靠攏的自覺意識。也就是說希望實現在本土歷史探究和現實關懷兩方面的結合。作家到一定的年齡,相對而言,他跟現實的接觸應該會更越來越少。這個是很自然的,年齡大的人跟社會的接觸會減少一些。那么,一個作家創作更多要依靠自己的思想積累和生活積累,他對于歷史的思考、對于生命的思考,就可能是他文學創作更深厚的資源,也是他的創作潛力所在。醒龍的創作一直在這兩方面逡巡,成就都比較突出。但我更期待他在歷史方面的思考和創作,因為我有一個感覺,就是我們本土的歷史和文化還沒有被作家們表現出來,所以我一直有很強烈的期待。本土意識還包括一個方面,就是在敘述方面,我覺得《黃岡秘卷》表現出跟以前作品一些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吸收了中國傳統小說的一些特點,特別是往故事性方面靠攏,追求敘事的精致和復雜等方面。這部作品可以看作是醒龍老師對傳統藝術致敬的一種方式。

              就我個人來說,可能跟我的閱讀習慣、審美的趣味有關,我更加喜歡那種更有厚度的,像《圣天門口》這樣的長篇小說,它給我們的思想沖擊力更強一些。當然,這可能源于我的審美趣味比較狹窄。在今天,文學審美應該是更加豐富的,文學趣味、創作趨向也是一樣。所以,醒龍老師既能夠有《圣天門口》那種厚重的作品,又有《黃岡秘卷》這樣更富靈性,將厚重和靈性結合起來的作品,體現了一個作家豐富的個性和強大的藝術創造力。

              所以就總體來說,我覺得,在這么多年對醒龍老師的創作閱讀當中,深刻感受到他才華的厚重和豐富。這不只是說他的小說風格,也包括多種文體的創作。特別是他的散文,我覺得寫得很好,為此我專門閱讀和評論過他的散文,他的詩歌我沒讀過。能夠在多個體裁方面有高的成績很不容易??偟膩碚f,醒龍老師近年來工作那么繁重,能夠有這么持續而高質量的創作力,非常難得,應該說是完全避開了那個獲獎魔咒。所以,我們完全可以寄希望于他在以后能創作出更多的、更優秀的佳作。我就講這么一些,謝謝。

              從“我爺爺”到“我們的父親”

              前面幾位專家對醒龍的整個創作作了非常中肯且全面的評價,我都非常同意,而且很受啟發。我想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談談我對醒龍創作的一種理解和把握。也就是從他最早的“我爺爺”到今天《黃岡秘卷》中的“我們的父親”這樣一個脈絡,來談談我的感受。

              我們記得,90年代,醒龍在他的《大別山之謎》中強調了他的爺爺在他心中的位置,就是“我爺爺”對他創作的啟蒙作用。他曾經這么說:“我八十八歲的爺爺一直守護著我心靈的筆端”,他筆下大別山的森林、流水、走獸、“雪婆婆”等神秘人物,無不透露著“我爺爺”的生命信息,給他心靈上產生了重要影響。那么,他的“我爺爺”給他的創作留下了什么樣的一種精神財富呢?我覺得有兩個很重要的方面:一個是“我爺爺”一種“心靈的傳說”,這種傳說“可以鄙視一切庸俗的私利和與卑劣的妒恨,也就是潔凈心靈的堅守,這是一個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對自然界之謎的一種追尋與探索。

              我想,反觀劉醒龍這幾十年的創作,我覺得他是不是也是從這兩個方面來著力呢:一個方面就是立足于對潔凈心靈的堅守,關注著我們社會底層民眾的命運,抨擊現實中一些不公平、不合理現象,或者是為一些道德倫理的“痛失”等等,從而出現了《威風凜凜》、《鳳凰臺》、《痛失》等一系列作品。這些作品應該說是非常感人的,受到廣大讀者的贊賞,這是醒龍創作的一個重要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他從自然界之謎向著歷史之謎的追尋和探索,這也是他創作的一個重要進展。這樣一個方面我想大家都會很清楚,就是以他的《圣天門口》作為最重要的代表,這樣一個作品應該說到目前為止,是劉醒龍創作的一個高峰。這是一部非。常厚重,而且具有十分凝重的歷史感,藝術筆鋒也是上乘的。我想,綜觀劉醒龍幾十年的整個創作,可以說他“我爺爺”給他的這兩個最重要的精神財富,成了他創作的兩個側重點。

              到了新近出版的《黃岡秘卷》,我讀了以后,感覺到劉醒龍實際上在已有創作基礎上,正在尋找一種更新的高度、更新的一種創作視點。這是為什么我要把“我爺爺”到“我們的父親”提出來,我覺得《黃岡秘卷》給我們提供一個很重要的收獲,就是他對“我們的父親”這一代人的審視,這種審視我覺得是非常觸動我們心靈的。這是一個從鄉土走出,把自己整個身心投進了組織的人。其最關切的是自己列在《組織史》里的名份,在今天的社會現實面前,他的精神所面臨的困惑以及他精神的轉換,在這個方面,這個形象提供給我們思考的東西太多了。也正是在今天的這樣一種現實面前,作品寫到這位老人。在今天如何重新發現和喚醒作為一個人內心的真實情感,重新去找回自己作為家鄉血脈、與自己鄉土的血肉牽連。這樣一個形象,我覺得很富有時代特色,我們是不是可以把它稱為“回歸者”的形象?因為作品當中幾次說到他的回歸,這樣一個回歸者的形象,實際上在我們今天作為社會轉型階段里,是很有典型意義的。

              所以我想的話,我們今天研究劉醒龍的作品,它的新的突破,或者在向新的高度邁進的時候,這樣一個“我們的父親”的形象是非常有研究價值的。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江苏快3网站制作 夏天的约定 枫牙 丽科吉多少钱 汉龙南站 张传权 江苏快3三同号投注 快3玩法技巧 快3012路预测号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